筱峰政論
  • 過年為何不和國際接軌? 2005-01-2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現在已是陽曆的一月下旬,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已經渡完了過年的氣氛,但是我們台灣才正準備要過年,因為陰曆新年即將到來。在大家正準備過年的氣氛中,我很擔心我今天的快語台灣會破壞大家過年的氣氛了。要請各位多多包涵。

 

  我們台灣這個貿易國,隨著工商發展,在許多方面都已相當國際化。平時採行的曆法,也以一般國際社會所通行的新曆為準。不論是公家機關、學校、公司行號,一概採行新曆。但是偏偏「過年」,卻是還在過舊曆年。過去一些同樣過舊曆年的國家如日本、朝鮮,在二次大戰之後,都已經改用新曆過年了。日本甚至在明治維新之後就改過新曆年了。但是偏偏像台灣、中國、香港等華人社會,還是改不過來。華人社會的文化包袱實在有夠重。


  背著這種的文化包袱,對於我們以經濟貿易起家的台灣來說,實在是相當吃虧。試想,正當國際上大多數的國家都在忙,忙著做生意的時候,台灣人卻閒閒在那邊「過年」,外國客戶找你做生意也找不到;反過來,正當國際上大多數的國家都在過正常的新曆年的時候,我們台灣卻只意思意思地放兩天假日,你要找人家做生意也接不上頭。這種現象,對一個外匯存底世界前幾名的台灣來說,實在太不上道了!


  比起當今台灣這種不上道的過年,國民黨的總理孫文應該算是相當前進的一人。孫文早在七十多年前就極力主張要過新曆的新年。他說:「人民崇尚舊曆新年,而不注意新曆新年者,是尚未能脫離舊觀念,未能脫離舊思想者也。」他又說:「新曆新年為民國的新年,為共和國家的新年。舊曆新年為君主時代的新年,為專制國家的新年。」想不到,今天不論是統獨,不論是藍綠,大家所過的年,都是孫中山所稱的「君主時代的新年」,而不是「共和國家的新年」。


  有人說,過農曆新年比較有氣氛,其實氣氛是人營造的。只要我們調整心態、變通觀念,讓我們過年也能跟上國際腳步、與國際接軌,則本人膽敢在此保證,明年的過年氣氛,一定會提早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