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與蠢蛋談數典忘祖 2007-01-2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上週我在本專欄發表〈那些中國蠢留學生〉一文,針對教育部長杜正勝先生在倫敦政經學院演講時遭到中國留學生的鬧場予以還擊。在文中,我特別就中國留學生指責杜部長「文化台獨,數典忘祖」加以反駁。文章見報後,我收到一個匿名讀者寄了一封明信片到我任教的學校來辱罵我,他絲毫不理會我對所謂「數典忘祖」之說的分析,在信中一開頭就罵我「數典忘祖,天地不容」,又指責我「心胸狹窄,如何為人師表?」本來這只是一個沒讀過什麼書的國民黨制式教育下的蠢蛋的來信,不值識者一哂。不過想想類似這種蠢蛋,至今仍充斥台灣社會,因此這封來信仍有其代表性。「匹夫之思,未易輕棄」,因此容我藉專欄一隅,略予回應。

建立新國家就是「數典忘祖」嗎?就會「天地不容」嗎?就是「心胸狹窄」嗎?那麼,一百多年前全世界只有三十幾個國家,今天已經增加到一百九十二個國家,難道這些新獨立出來的國家都是數典忘祖、心胸狹窄?而且他們不但沒有「天地不容」,反而都容於天地之間。為何台灣做一個國家,就是數典忘祖,就會「天地不容」?原來,不是什麼天地不容,而是中國霸權主義不容、受國民黨制式教育洗腦的蠢蛋不容。

思想的懶蟲不敢面對現實,凡事都賴給祖先。舉一例來看:滿清統治漢人後,強迫漢人薙髮結辮,於是許多漢人跪在祖先牌位前面痛哭流涕,表示愧對祖先;兩百多年後,中華民國成立,要求剪辮子(台灣方面則在日本領台後,也提倡斷髮),結果,許多留慣辮子的漢人又跪在祖宗牌位前面痛哭流涕,也說愧對祖先。留辮子也愧對祖先,剪辮子也愧對祖先,其實祖先才不管你那麼多!自己受外在環境的制約,卻老是將自己的制約反應投射到祖先身上,真是幼稚可笑。我以後如果有這樣的後代子孫,我一定煩死了!

今天我們如果真要拿祖先做依歸,我們萬不可自稱「中國人」,因為我們的列祖列宗絕大部分都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國」一詞被用來表達國家概念是在很晚近的事。祖先們有的是清國人、明帝國人、宋帝國人,或是閩國、蜀國、魏國、吳國…的人,就是沒有人說他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蠢蛋們該不會辱罵這些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祖先「數典忘祖」吧?而且有些祖先可能在同一個時期分別屬於不同王國的子民,祖先各有不同的國家,我們要以哪一代的哪一個祖先為認同?

再說,我的部分祖先也有南島民族,為了不愧對祖先,我是否要強調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平埔人」?

最後,請你們聽清楚,祖先們沒有人叫你們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你們竟然違背祖先自創國號,簡直數典忘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