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寫給我不敬愛的K老師 2003-11-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不敬愛的K老師:


這樣稱呼你,我已經不在乎你高興不高興了,因為我比你更不高興百倍。你不高興,只是因為我用「不敬愛」來形容你,讓你有不被尊重的感覺;而我的不高興,不是我個人有何受損,而是為這個社會感到悲哀!因為,身為教師的你,是非不分,價值錯亂,已為這個社會做了相當惡劣的反教育示範。因此我決定不需要再對你表示任何尊敬。


你接受某雜誌有關政治人物「清廉度」的問卷調查,竟然將李登輝前總統、陳水扁總統,和呂秀連副總統三人排在十人之中的倒數最後三名。你如果有高超的標準來要求他們,而對他們不滿意,我沒話說。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對於興票案始終講不清楚的宋楚瑜,對於家財數百億,借錢給貪污逃犯伍澤元的連戰,他們的「清廉度」竟然被你排在前面。我就不知道你的價值觀到底是根據什麼標準了。


你可以明白告訴我嗎?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他們哪一個人有像宋楚瑜這樣,將上億的公款存入自己兒子和小姨子的帳戶嗎?他們哪一個人有像宋楚瑜這樣逃漏稅達四千四百多萬(加罰一倍計八千九百四十八萬元),經財政部三度認定、摧繳,卻仍拖延不補稅嗎?他們三人有誰像宋楚瑜這樣可以讓年紀輕輕的兒子在美國購買五棟豪宅嗎?


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興票弊案資金超過一一.七億,宋楚瑜匯美資金高達三.八億!動用親人、親信等二十個以上的帳戶,冒用工友、司機等三十個以上的人頭,資金進出頻繁而複雜!對此,在上次總統大選前,國民黨曾在報上刊登廣廣告批判說:「宋楚瑜總是裝窮標榜清廉,說買不起台北大一點的房子,說沒錢幫媽媽修廁所的門,說兒子在美國很辛苦,說…,但興票弊案從一億多、兩億多、六億多,到現在又變成了十一億多;匯到美國的錢也從一億多到現在的三億八千萬,而且在美國舊金山還有神秘的五棟豪宅,根本對台灣沒有信心、沒有認同!證明宋楚瑜一路在欺騙我們這些善良百姓!」(詳見二○○○年二月十七日,聯合報),所以,K老師,你真的認為宋楚瑜這樣的「清廉度」, 遠在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之上嗎?


至於連戰,可謂政壇首富,當然,有錢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我研讀台灣歷史,記得一九三六年連戰的祖父連橫臨終時,曾對連戰的父親連震東說:「餘無長物留汝」,意思是說沒留什麼財產給連震東。但是,如今連家財產總值據估計已達三百億元新台幣以上。根據監察院公報第十四期的資料,連家在不動產方面,連戰夫婦擁有土地十一筆,房屋二十四筆;在動產方面,連戰夫婦的存款有二千六百多萬元、連戰夫婦與其女連詠心持有的股票與票券之票面值為三億五千五百多萬元、連方瑀的八項首飾之申報價值為一千三百一十萬元、連戰的高爾夫球證四枚之價值為一千三百萬元。(見2003.09.04 Taiwan News 總合周刊);又據國稅局一九八九年的資料顯示,連戰擁有的土地超過二萬坪,價值達一百億元。他在台北市的土地面積超過十座標準足球場。(見一九九三年二月出版的《新新聞周刊》)。K老師,有錢固然不是罪,但是你會不會好奇,連戰和他的父親連震東,兩代都任公務員,竟能名列台灣十大富豪之一。到底其致富秘方如何?你可還記得上次總統大選,宋楚瑜陣營曾經指控連戰父親連震東在接收台灣的工作中侵占公地、收受賄款?固然那些指控是否屬實,有待查證。不過,連戰借錢給伍澤元三千多萬元的往事,你是否也該有點印象吧?現在貪污犯伍澤元已經潛逃海外,但是,在你心目中連戰的「清廉度」絲毫無損,你還是堅持李、扁、蓮的清廉度低於連戰。我還能說什麼?


K老師,我決定不再敬愛你了。回想在台灣民主化的艱辛過程中,你始終扮演著保守反動的腳色。以前,我參加黨外民主運動,要求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開放黨禁,實行憲政、保障言論出版自由…,你就罵我思想偏激,說我居心叵測。你完全以師範教育下那一套牢不可破的國民黨黨化教育的意識形態來論斷是非。厲行白色恐怖統治的蔣家兩代獨裁者,在你心目中是英明的領袖,而民主運動人士卻是你心中的暴徒。因此,過去效忠蔣家的連宋,其「清廉度」就勝過從事民主運動的扁蓮,以及推動台灣民主化的李前總統嗎?K老師,你吸國民黨的奶水吸那麼久,還斷不了奶?


K老師,我決定不再敬愛你了。現在台灣已經民主化了,可是你始終沒有覺醒過來,始終只是考慮自己的既得利益。去年,為了扁政府擬課徵教師所得稅,一些從來不曾經參與社會運動的教師們紛紛走上街頭。後來經輿論指摘他們抗稅,他們立刻改口號說要爭取「繳稅的權利」(哈!繳稅是義務,竟然被那群膚淺的師表說成權利)。K老師,你去年不是也去走街頭要求「繳稅的權利」嗎?然而,今年阿扁宣布不會課你們的稅,怎麼你們今年的口號不是抗議「繳稅的權利」被剝奪呢?


K老師,我決定不再敬愛你了。因為你不僅保守、自私,而且價值錯亂。當台灣有了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之後,台灣土生土長的正副總統或行政首長,包括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張俊雄,經常被一些「外省籍」的演員,以模仿秀在電視上挖苦、污衊、諷刺,辱罵,…。他們愛怎麼編劇,就怎麼編劇,「非常」自由。幾年來,這些不三不似的演員有著充分污衊本土行政首長的自由,其中還有的人已經轉型變成議員,而且還繼續在挖苦侮辱。K老師,你對這樣的「非常」行徑,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最近民間的「非常報導」的光碟一出,你就「義憤填膺」,跟著大罵「下流」。你的價值觀念怎麼如此錯亂?


正因為和你同樣價值錯亂、是非不分、保守反動的教師還很多,所以這份所謂「清廉度」的問卷調查才會找上你們。


我不敬愛的K老師,我決定不再敬愛你了。因為看到你,我就看不到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後代子弟,正交在你們手中!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