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蔣渭水被馬英九借屍還魂╱ 打開馬英九的包裝紙(之六) 2007-08-0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今天是台灣抗日社會運動領袖蔣渭水先生逝世紀念日。想起國民黨長期掌政的期間,蔣渭水先生連一個影子都進不了歷史教科書,而當時「黨外」民主運動以及後來民進黨在野期間的呼籲中,則要求重視台灣歷史,包括台灣先輩的抗日史蹟應該寫入教科書。如今,所謂「政黨輪替」之後,蔣渭水不僅成為馬英九們的最愛,反倒是民進黨政府對於蔣渭水們的事蹟卻顯得拙於宣傳。

台北通往宜蘭的五號高速公路,有多少人知道它叫做「蔣渭水紀念高速公路」?扁政府宣布將這條擁有世界級著名工程雪山隧道的公路命名為「蔣渭水紀念高速公路」之後,除了嘴巴說說,再也沒有任何後續動作,連掛個牌子都懶,整條公路看不到「蔣渭水」半個字,不像國道一號的「中山高」,在基隆一起頭就有偌大的字出現。

如此無需太多花費的掛牌動作都忽略,更遑論蔣渭水先生的墓地能有一個清幽肅穆的環境,供後人憑弔。這幾年來,我數次去六張犁找尋渭水先生的墓地都敗興而回,直到月前央請渭水先生的哲孫朝根兄帶領,才得憑弔成功。心中卻無限感慨,當年讓日本當局最感頭痛的台灣頭號領袖,身後不僅台灣子弟對他陌生無知,他也被埋骨在荒煙漫草的亂葬崗之中。台灣人對歷史之無知,對前人之無情,令人唏噓浩嘆!

相對於民進黨的拙於宣傳,國民黨近年來對蔣渭水卻忽然熱絡起來。特別是要選總統的馬英九顯得特別熱情。不僅在前一陣子將蔣渭水影像掛上他們中央黨部門前,還為文吹捧。為何他們過去忽視蔣渭水,現在則大捧蔣渭水呢?答案不難理解,這正是馬英九所說的「連結台灣歷史,才有中國」的又一表現。

馬英九肯定蔣渭水是因為蔣以「中華民族」來論述,並且對當時的中國國民黨及孫中山抱持肯定、推崇的態度。這完全符合今天統派的「政治正確」。馬英九甚至這麼大膽地說:「台灣本土政治運動的本質,正是不折不扣的中華民國建國運動。」「蔣渭水實際上就是國民黨秘密黨員」。

很明顯的,這又是馬英九選擇性的看歷史,又在借死人講自己的話。讀歷史要有能力理解一個時代的侷限性,要能「同情的理解」(sympathetic understanding),要能分辨「方法論」與「目的論」。方法可以因時空的轉變而不同,目的才能顯示其精神、本質與意義。

蔣渭水參與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領導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從事社會運動,其目的是在反抗殖民統治、爭自由、爭平等。一九二○年代蔣渭水等人以「中華民族」的論述來對抗日本,是屬於他們抗日的「方法論」,而不是「目的論」。「自由、平等」才是他們的目的,也是他們的精神所在。

今天馬英九肯定蔣渭水的歷史是著眼在其方法論,而綠營顯然著重在其目的論。但是,目的論的價值絕對高過方法論,因為方法論是有時空性的,目的論則較具永恆價值。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才能解釋為何在日本人走後,許多當年蔣渭水的同志親友還會繼續反抗來自「中華祖國」的政權,或是遭受「中華祖國」政權的迫害。誠如審判楊逵的一位軍法官所說的「你們會反抗日本,也就會反抗國民黨」。反之,日本人要打壓的反抗人士,國民黨也會打壓。因為外來統治者的本質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