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蔣廟可以休矣! 2005-04-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中國國民黨才剛派副主席江丙坤去中國「輸誠」回來,昨天又遇到他們的「蔣公逝世紀念日」,於是他們一幫人又聚集到慈湖去謁陵,煞有介事地「追思蔣公」、「永懷領袖」起來。前後這兩個鏡頭出現在我們國人眼前,是何等的滑稽、何等的荒誕、何等的弔詭,又是何等的矛盾!

這群蔣政權的殘餘勢力怎麼好意思再紀念他們的「蔣公」呢?蔣介石來台灣之後,標舉「反共復國」的旗幟,經常告誡他們要「反共抗俄,消滅共匪」。過去,他們專門奉蔣介石為「英明的領袖」、「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蔣介石死後,他們還曾發誓,要「厲行蔣公遺志」、「永懷領袖」,可是,曾幾何時,他們的領袖鼓勵他們「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的話,他們卻讓給台獨人士去喊了;他們以前經常告訴台灣人民說:「總統昭示我們:只要我們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也就沒有衝不破的難關,也就沒有打不敗的敵人」,現在竟然違背他們的領袖,跑去和他們發誓要打敗的敵人眉來眼去了;他們以前還編歌作曲,說「快快備好戰馬,這場聖戰要打」,現在卻怪罪我們追求台灣的獨立自主會招惹戰爭;以前要我們一天到晚跟他們一起唱著「領袖頌」,說什麼「人人需要領袖」、「領袖萬歲!領袖萬歲!我們永遠跟您走!我們永遠跟您走!」現在他們卻跟著中國走了;他們的領袖遺言要他們「堅守民主陣容」,他們卻跑去和專制政權勾搭輸誠。


既然他們都已放棄領袖的遺志,不再反共了;既然他們都已經背離了領袖的立場,而向敵營靠攏了,那麼,他們在「永懷」什麼「領袖」?紀念什麼「蔣公」呢?


話說至此,我要不客氣的建議,坐落在台北市精華區段的「中正紀念堂」,真的已經到了可以撤換改裝的時候了。這座過去是泛藍人士的精神聖堂,卻是台灣民間戲稱的「蔣廟」、「臭頭仔廟」。它存在於民主自由的台灣,真是台灣的奇恥大辱!全世界沒有一個民主國家還需要替大獨裁者蓋紀念館。「中正紀念堂」能否撤換,正考驗台灣人民是否知道羞恥。


我們台灣需要這座大獨裁者紀念館幹嘛!要紀念蔣介石的什麼呢?是紀念他青年時代的好賭行為嗎?紀念他曾經是謀殺中國革命元勳(如陶成章)的兇手嗎?是要紀念他屢次對孫文抗命嗎?是要紀念他鬥爭黨內元老、黨外政敵、手下親信的事蹟嗎?是要紀念他假「清黨」之名,進行大屠殺嗎?是要紀念他是二二八大屠殺的元兇嗎?是要紀念他對台灣人民編造反共抗俄的政治神話嗎?是要紀念他破壞憲政常軌一連幹了五任總統嗎?是要紀念他厲行白色恐怖的血腥統治嗎?是要紀念他「漢賊不兩立」的僵化外交政策,造成我們今天進入聯合國的困難嗎?


投靠在國民黨陣營裡面那幾個土生土長的發言人,一定又要說,是在紀念蔣公對台灣的建設。他們的「小奴才九百句型」裡面,有一句話說:「沒有蔣公來台灣,就沒有台灣的經濟建設」,這些賤骨頭竟然不知道,早在劉銘傳時代,台灣的近代化建設已經超前中國大陸;而到了一九四○年代,台灣已經比中國進步三、四十年了,這個時候,蔣介石還沒有來過台灣。(詳參拙著《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


三年前(二○○二年三月)曾經有人建議中正紀念堂改名稱,引起國民黨內一片譁然。


如今,國民黨既然已經完全背離蔣介石立場,那麼,要國家繼續浪費公帑維持這座紀念館,已無意義,也沒道理。所以,如何改換中正紀念堂,讓這座雄偉建築及偌大土地發揮正面作用,此其時矣!


中正紀念堂如何改換?我有兩個方案:


其一、可以改為「二二八事件紀念館」(此議我在一九九四年就曾公開提出),蔣氏在二二八事件時派兵來台釀成大屠殺,因此將原來他的紀念館改為「二二八紀念館」,絕對有意義。


其二、可以考慮將中正紀念堂加以整修裝置,改為立法院,讓國會殿堂一勞永逸,免得立法院內那幫政客經常要編列天文預算整修內部。「中正紀念堂」主體面積約一萬五千平方公尺,改為國會殿堂,絕對夠用。而其建堂基地總面積二十五萬平方公尺,這麼大的空間,可以容納任何民間團體前來請願示威,不但安全又不妨礙交通。將獨裁者的紀念堂,改為民主聖地,頗有意義。當然,它那陰深深的藍色屋瓦,最好能換上清亮明麗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