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蔣廟信徒與藍色政客 2007-05-2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中正紀念堂終於在昨天被扁政府正式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但是,果然跳不出歷史法則,在所有新舊交接的轉折時期,舊時代的人總會有人出來和新時代的潮流對抗。昨天的改名掛牌過程中,也不例外。一些過去靠著蔣氏獨裁政權的政治神話生活的人,為了維護蔣廟,也到現場去力圖阻擾,引發一些衝突。如果苦口婆心告訴他們,「民主國家不該為獨裁者蓋紀念館」、「有獨裁者的紀念館,是民主國家的恥辱」,這種論述對蔣廟信徒來說未免陳義過高。如果舉出蔣介石如何在二二八事件中派兵來台屠殺人民,如何在五○、六○年代實行白色恐怖統治,造成多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如何以一人之意,奪走數千人生命…,他們就是充耳不聞,說那是故意詆毀「蔣公」,沒這回事。要不然就會以「非常時期,情非得已」來加以合理化。宗教信仰是無法用純粹理性來辯論的,蔣廟信徒對他們所信仰的神明如此虔誠,也實在令人動容。其愚忠至此,也實在叫我不忍過分苛責。

問題是,一些藍色的政客們看準台灣的民眾裡面還有很多這種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蔣廟信徒,因此他們就藉此時機出來加以操弄。明明他們已經背離了蔣介石的反共政策,卻表現得很在乎中正紀念堂被改名,於是就把這種「去獨裁者化」的轉型正義的舉措,加以扣帽子醜化。試舉藍色政客們所扣上的三頂帽子來看:

一說:將中正紀念堂改名為民主紀念館是在製造族群對立。我想反問:莫非「外省人」都擁護蔣氏獨裁政治,「本省人」都熱愛民主政治,所以「外省人」要維持蔣廟,而「本省人」要改為民主紀念館,否則怎麼會造成族群對立?所有外省人願意受這群藍色政客的綁架嗎?要知道,蔣介石在五○年代也照樣殺了很多「外省人」知識份子,他的白色恐怖是不分族群的。

二說:將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是選舉考量。這就弔詭了,莫非選民都喜歡民主紀念館,不喜歡中正紀念堂,所以為了迎合選民才要改名?如此說來,藍營政客不就擺明故意要和民意過不去嗎?民主國家政府施政以民意為依歸,本無不對,我真希望扁政府真的是為了選舉考量,這不就表示台灣人民已普遍覺醒了嗎?其實不然,今天受國民黨黨化教育洗腦的民眾仍大有人在,這也是為何法西斯色彩濃厚的藍色政黨仍能在國會過半而任其為所欲為的主要癥結所在。

三說:將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是在搞意識形態。要反駁此說也很容易,答曰:沒錯,這是在搞民主的意識形態;至於將一個獨裁者美化為「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蓋富麗堂皇的紀念館來搞個人崇拜長達廿七年,就不是搞意識形態?

世界上許多血腥統治的獨裁者,最後都要受到歷史的審判。已經有了程序民主的台灣,只是將獨裁者的紀念堂改為民主紀念館,卻仍招致反動勢力的反撲,足見我們的民主文化還淺。我們應更加強推動民主教育,因此,「台灣民主紀念館」的出現,就更具其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