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誰不是日本皇民? 2005-08-1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終戰六十週年的前夕,一些狂熱的「中華民族主義者」又在反對我們使用「終戰」一詞,他們說「終戰」一詞是日本的用語,不應該叫「終戰」,要說「光復」。使用日本用語「終戰」而不用「光復」,他們說,完全是「日本皇民」、「漢奸走狗」的行為。

 

「終戰」一詞,是否為日本的專利?他們使用,我們台灣人就不能使用嗎?如果日本人採用的詞彙,我們使用了,就變成「日本皇民」、「漢奸走狗」,那麼今天台灣的「日本皇民」、「漢奸走狗」還真的不少。例如,全國各大學院校的經濟系的師生,全部都是「日本皇民」、「漢奸走狗」了?因為「經濟學」一詞,是日本人的用語,在漢語的傳統中應該叫做「食貨」,不叫「經濟」。

 

再例如,「哲學」一詞,也是日本先使用,莫非我們全國哲學系的師生也都是「日本皇民」、「漢奸走狗」?

 

還有,以後「中華民族主義」的信徒開會吃中飯時,千萬不要訂「便當」,因為「便當」也是日語。「飯包」「飯盒」不叫,叫什麼「便當」?簡直是漢奸走狗、日本皇民!

 

不過,「中國教」教徒,你們神經實在不必繃得這麼緊,因為不論「終戰」,或是「經濟」、「哲學」、「便當」,全部都是漢字,全部都是從中國傳去的漢字,這樣你們舒服一點了嗎?

 

(作者為台灣文史研究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