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賣台古今觀 2003-06-2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三、四百年來的台灣,插過七面國旗(或代表統治者的旗幟)。統治者更迭頻繁,成為台灣歷史的特色。在一九九○年代開始民主化之前,所有過去台灣的統治者清一色是外來的。而無機會來台統治的,也對台灣覬覦不已。台灣被當作獵物、商品,可以爭奪,可以買賣。「賣台」一詞,近年隨著統獨爭論而熱門起來。其實賣台的歷史,早就行之三、四百年了,只是形式古今有別。


一六二四年明帝國為了確保其領土澎湖,與荷蘭人議和,以同意荷蘭人佔領台灣為條件;一六六二年鄭氏海商集團攻佔台灣,目的是要「暫寄軍旅,養晦待時」;一六八三年施琅替清國打下台灣,曾擬將台灣賣給他國,後來決定併吞台灣,目的是要以台灣做為清國「腹地數省之屏蔽」;十九世紀中葉後,英美法都垂涎台灣,美國出使寧波的一位領事,曾建議美國將台灣買下來;一八九五年,清國北洋大臣李鴻章到日本馬關簽下台灣的賣身契,南洋大臣張之洞也曾囑咐劉永福考慮將台灣賣給法國;日本領台不久,發現甚難治理,國會中有人提出「台灣賣卻論」,主張以一億日幣將台灣賣給法國。


站在台灣主體立場來回顧過去的賣台史,我們發現不論是買方或賣方,都不是台灣的在地者,他們都是外人。這種外人買賣台灣的事蹟,我們容易察覺、容易感受到。但是今天的賣台言行,則不著痕跡。他們甚至還可以用「愛台灣」「我嘛是台灣人」的糖衣來包裝,讓心思單純者難以察覺。


要檢驗某種言行是否有賣台之虞,最基本的標準,就是看他的思考有沒有以台灣為主體,願不願意認同台灣做他的國家。如果他口說「愛台灣」,卻老是將台灣看成另外一個國家(或幻想中不存在的國家)的一部份,千方百計要破壞台灣獨立主權,則「愛台灣」只是個幌子。要知道,朱鎔基、胡錦濤也都很愛台灣──愛台灣成為他們統治下的一省。我很難想像,會有一個美國人說愛美國,卻不許美國做為一個獨立國家。也很難想像一個新加坡人說愛新加坡,卻否定新加坡是一個獨立國家。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說過:「我不是中國人,就如甘迺迪總統不是個愛爾蘭人。慢慢的世人會知道,新加坡姓李、姓高、王、楊、林的人們,外表上是中國人,說著華文,然而卻與中國人不同。他們有中國人的血統,他們不否認這點;但重要的是,他們以新加坡的立場思考,關心新加坡的權益,而不是以中國人的立場,為中國人的權益著想。」


台灣何嘗不該如此?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願與台灣建立兄弟之邦的平等關係,而老是威脅台灣的生存與安全時,我們以台灣的立場和權益思考,而不以中國立場和權益著想,乃天經地義之事。反之,逆台灣主體思考而將台灣納入「一個中國」之彀中,即使無賣台之心,終會產生賣台之果。


台灣,不論掛名叫「中華民國」,或正名為台灣,他都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五十多年來,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發展,不僅創造傲世的經濟奇蹟,提供中國偌大的工商投資,更締造民主自由的政治成果。五十多年來統獨實驗的結果,成敗如此清楚,但是至今泛藍政黨竟以反對台灣主權獨立為職志。其同路人媒體,則處處以「報中國之喜,報台灣之憂」為能事。他們的立委甚至以敵國代表的身分出席國際會議,初則傲氣凌人,問人是否吃醋,等到被國人指責賣台,影響選票,卻又反咬人一口,說是受綠色恐怖陷害(他們忘了以前他們的白色恐怖是怎麼殺人的?)竟然變成受害人,真是賣台又賣乖!


台灣人,回顧賣台史,通古今之變,咱千萬不要再「乎人掠去賣還替人算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