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質馬英九,笑王金平,勉蘇貞昌 2013-09-1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馬英九透過其現代「錦衣衛」的特偵組,長期違憲監聽柯建銘、王金平,終於如獲至寶,拿「關說」、「干涉司法」之名整肅王金平。這位「白目」總統以為公佈王金平關說事證,就可以顯示「維護司法」的「正義」形象。殊不知此舉正好告訴國人,原來他們還在進行戒嚴時代的監聽,連國會議員、議長、部長都不放過。

監聽、關說,原本就是中國國民黨的政治文化,見怪不怪。但令人噴飯的是,馬英九竟煞有介事地形容王的關說是「台灣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笑死人!從整個國民黨長期的關說文化來看,王的關說只是小case。自從國民黨敗退來台,黨國體制控制司法早就是台灣現代史常識,且延續成現在進行式。在其一黨專政下,檢察官、法官多為國民黨籍,司法院長甚至由國民黨中常委擔任,司法獨立蕩然無存。

猶記一九五八年,曾經有檢察官因受上級壓力,命其不得上訴,於是以反諷語氣直接批簽「奉命不上訴」,喧騰一時;再看雷震案時,蔣介石在總統府召集軍檢、軍法官等人,指示「雷之刑期不得低於十年」;在戒嚴時代,軍法僭越一般司法已夠恐怖,蔣介石還經常在已經判決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的判決書上,紅筆一批「槍決可也」,就可奪人生命!馬英九都不感覺黑暗,還奉這位殺人獨夫為「英明領袖」,至今每年都還去大溪哭祭!時任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的名言「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如今已成社會流行的俗語,眾人皆知,只有馬英九不知。再說,扁案中途竟然可以換法官、林益世索賄案初審竟然不是貪污罪、馬自己的特別費案也曾要求王金平幫忙關說,這些事例馬英九皆視為當然,而王金平的關說,他卻認為是司法史上最黑暗的!Bumbler先生果真腦殘至此?

說到王金平,請問他是否記得,有一次他從兄弟飯店電梯走出來,迎面一個人對他直嗆:「王院長,你別忘記你是台灣人!」那人就是我。當時王回我說:「我知!我知!」但現在我看他還是不知。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長期效忠外來政客集團,雖然八面玲瓏,卻仍是「外來宰制者」的共犯結構。如今受到無情的中國式宮廷內鬥,雖然大家同情,我倒認為活該!尤其在被整肅之後,還低聲下氣對外來政黨表現「效死不去」的愚忠,真令人不齒!相較於阿輝伯被國民黨開除時,他也把國民黨開除出去,其骨氣與智慧,真有天淵之別!

最後要檢討民進黨及蘇主席。此次風暴緣起於柯建銘,啊!又是柯建銘!聽說此人能呼風喚雨,黑白兩道通吃。上次因為擬引進黑道入黨,輿論大譁,網民呼籲民進黨換下這位立院黨團的總召,我也公開留言:「能否換下柯建銘,是檢驗民進黨是否沉淪的指標!」民進黨內不乏理想高、口齒清、形象好的人,柯何德何能,非他不可?我們需要的政黨是黑白分明,而非黑白兩道通吃!民進黨,蘇主席,勉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