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歷代外來政權與本土語言 2013-05-0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歷代統治台灣的外來政權當中,摧殘台灣本地語言最厲害的,當屬中國國民黨。不信請看歷史:

從荷蘭時代看起,荷蘭人為了傳教方便,傳教士猛學我們平埔族語言,用羅馬字(拉丁字)拼寫平埔族西拉雅語,將聖經、十戒等基督教經典翻譯成西拉雅語的羅馬拼音文字,成為「新港文書」。荷蘭治台三十八年,新港文卻使用了長達一百五十年,才被來自中國閩南的漢語文化所侵滅。

西班牙人在北台灣殖民統治十六年,傳教士也編有《台灣島淡水語辭彙》及《台灣島淡水語基督教理》,所謂「淡水語」即我們平埔族凱達格蘭語。一六三五年西班牙進入蘭陽平原,也以羅馬拼音的噶瑪蘭語撰寫語彙及天主教教義。

荷蘭、西班牙兩個西方外來政權沒有消滅本地語言,反而替原無文字的平埔族創造了文字。

鄭氏來台建立東寧政權後,建孔廟、設「明倫堂」,引進中國科舉制度,這套儒化措施,使得新港文與平埔族母語開始受到威脅。

到了滿清統治,尤其十八世紀後,閩粵移民日增,平埔族語文更加受到漢語族文化的衝擊;加以滿清政府透過官方政策,設「社學」,實施對平埔族的漢化(甚至儒化)措施。平埔族孩童在上過社學之後﹐開始「琅琅音韻頌關雎」了,平埔族的母語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閩南語與客語,成為台灣本地人的母語。

日治時代語言政策固然以推廣「國語」(即日語)為主,但日本統治的前半期並未壓制本地語言,台北師範學校還設有漢文科目,聘請台灣漢學家(如劉克明)以閩南語教學;而該校日籍學生還有「台灣話」課程。日本當局還鼓勵來台的警察學習台語,以便和台民溝通,怪不得後來有幾部台語詞典是由退休日警編著。在一九三七年以前,台灣的報紙大部份都有「漢文版」與「日文版」對照;直到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推動「皇民化」「國語運動」,才開始全面壓制本地語言,報紙的漢文版全面停止,學校裡也禁止講本地母語。

到了中華民國時代,台灣人又被賦予新的「國語」,但這國語卻如萬獸之王。蔣政權來台後,一九五一年通令各級學校應以「國語」教學,嚴禁「方言」。聘請教員時,如「國語」程度太差,不予聘用;學生說不說「國語」,也影響操行成績。本地學生在學校如果說母語,要受到處罰(打嘴巴、罰跪、罰錢等),備受屈辱。到了一九七五年,泰雅族語聖經、阿美族語聖經,以及羅馬字台語聖經,都遭國民黨治安人員沒收!

回顧歷史,我們發現壓迫台灣本地語言最凶惡的,竟然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政權,而以中國國民黨尤甚!直到兩蔣時代結束,李登輝、陳水扁主政,台灣本地語言才受到起碼的尊重。

馬英九主政後,雖不敢明目張膽要恢復過去的語言霸權政策,但我們看到本土語言的預算卻開始遞減,二○○九年經費還有九千萬,今年只剩五千兩百萬,減幅達四成二;其中閩南語經費從四千萬減少到一千七百萬,減少五十八%。這群外來統治集團的遺形體,所殘留的語言霸權心態,好像隱約欲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