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螞蟻比大象重! 2004-05-1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有朋友問我文章怎麼寫,才會讓讀者想看?我說,首先要訂一個活潑的題目誘引讀者。譬如我這篇文章的題目,到底在賣什麼關子?螞蟻怎麼會比大象重?讀者欲知其中奧秘,就會好奇讀進來。

  其實,我原來想訂的題目,叫做「蟬翼為重,千鈞為輕」,那是兩千多年前楚國一位受挫的知識份子屈原的一句話。屈原感慨於滿朝文武已經到了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地步,而有「蟬翼為重,千鈞為輕」的感嘆。我怕這句話太過於文謅謅了,所以請螞蟻和大象出來幫忙表達。


  話說到這裡,聰明的讀者該會自動為我「破題」了吧!


  汨羅江的潺潺,果若有情,可馱負得了屈原的孤憤與哀傷?如今,我同樣有屈原的喟嘆,但是淡水河任其悠悠,我絕不會投河以終的,因為,我還沒有把今天價值錯亂、是非不分的政客集團的言行說個明白。


  先從三十年前說起吧!那一年,大獨裁者蔣介石病逝,遺囑交代國人要「堅守民主陣容」。當時身為大學生的我頗感納悶,一個厲行白色恐怖統治的大獨裁者,在台灣實施軍事戒嚴統治,以及「動員戡亂」體制,是政治學上最典型的個人獨裁與一黨專政,卻號稱「民主陣容」。天底下還有比這個更錯亂的觀念嗎?


  這個價值錯亂的集團,並沒有隨著台灣的民主化而使其價值觀念正常化。這次他們總統敗選之後,價值錯亂、是非倒置的程度尤甚。信手拈來,讓我們複習一下自三二○以來他們的言行:


  連戰罵阿扁總統「竊國」「暴政」。奇怪!蔣介石不經人民普選,違背憲政常理幹了五任總統,死後再由兒子不經人民普選繼續幹總統到死,這種槍桿子政權,連戰一點都不覺得「竊國」,卻罵民選總統「竊國」。蔣介石光在五○年代就槍斃了二、三千名知識份子,八千多人判重刑,直到七○年代,白雅燦發個傳單質問蔣經國繳多少遺產稅,就遭判處十幾年徒刑,這種政治,連戰不覺得是暴政;阿扁天天遭媒體辱罵,三餐加消夜批個不停,連戰卻認為是「暴政」。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是這樣教的嗎?


  馬英九用「警察國家」一辭來指責今天的扁政府。奇怪!在蔣家威權統治的時代,嚴密的情治特務系統如蜘蛛網般地密佈。五○年代中期成立了國家安全局,統攝各情報機關,警備總部、調查局、情報局…,外加各機關單位的人二室 ,發揮了「白色恐怖」的作用,成為典型的「特務政治」。在那樣的時代,馬英九感覺不到「警察國家」的氣息。現在警總裁撤了、人二室消失了,台灣已經被世界人權組織Freedom House評比為完全自由的國家,卻被馬英九罵成「警察國家」。哈佛大學也是這樣教的嗎?


  宋楚瑜說:「不是我們輸不起,是台灣民主輸不起」,敗選後,連宋的群眾走上街頭喊著要「救民主」。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門前掛著「救民主」「爭公道」的標語。多麼諷刺的字眼,出自這群過去專門打壓民主運動的集團。蔣家統治台灣近四十年,國會不由人民定期全面改選,人民沒有集會、結社、言論的自由;戒嚴統治下人民動輒得咎,馬場町無數的冤魂,綠島上「多少母親,為了囚禁在這裡的孩子,暗夜哭泣」(柏楊語),在那個時代,連宋集團不但沒有說要救民主,反而成為打壓民主的共犯結構。在專制的時代,沒有想要救民主,在民主的時代,他們卻喊著要「救民主」,是不是有點精神錯亂?讓人好像有「老鴇要掃黃,妓女要從良」的感覺。


  新黨的台北市議員李慶元,拿著棍子把市議會議事堂所掛的陳水扁總統肖像捅了下來。他很擔心他心目中偉大的「民族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蔣介石的像被換掉,所以他先下手將阿扁總統肖像拆了。大獨裁者被捧成英雄救星來膜拜,民選總統卻被踐辱,這就是他們的邏輯。吾友林雙不,曾經統計全國蔣介石銅像數目,大約有四萬五千多座,如果把蔣介石的銅像集中從基隆到高雄的高速公路平均間隔排列下去,平均每十公尺可以擺一尊。大獨裁者的銅像至今仍到處林立,他的殘餘勢力卻見不得民選總統的肖像!這樣念念不忘大獨夫,如何救民主?


  有一個叫做賴注醒的法西斯主義信仰者,則宣稱要組織革命黨槍殺阿扁總統和李前總統。他的理由是「忍無可忍」,他要阿扁公佈槍擊真相,否則就要槍殺阿扁。對於扁李兩位民選總統他感覺「忍無可忍」,如何忍受蔣家專制政權?簡直認知失調,價值倒置。他們現在急著要槍擊案的真相,當年林義雄家宅祖孫命案、陳文成命案發生時,怎麼沒有聽他們要求真相?他果真想知道槍擊真相的話,應該找國親政客集團問才清楚。因為,國親政客集團絕對知道槍擊案的真相,要不然他們怎麼敢那麼確定槍擊案是阿扁「自導自演」?


  最莫名其妙的是他們最喜歡罵對方在「撕裂族群」。這個過去專門在禁止台灣本地母語、沒收各種母語聖經、厲行族群歧視政策、讓各種優勢權位殆為外省人佔盡的統治集團,現在忽然變得很重視族群平等,而且反過來還要罵人撕裂族群。但聽聽他們謾罵的內容,卻講不出來阿扁或綠營到底是怎麼樣撕裂族群?原來,認同台灣,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就是在撕裂族群,莫非台灣內部有哪個族群專門在破壞台灣的主體地位,我們沒有順其意,所以撕裂了這個族群?更好笑的是,連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運動,也被他們罵成撕裂族群。這個全世界矚目的牽手運動,主要的訴求是在抗議中國用飛彈威脅台灣,不高興的應該是胡錦濤、溫家寶那幫人才對,怎麼是國親陣營在替他們不高興?台灣歷史上經常有族群分類械鬥,但是往往因為共同面臨外在的威脅,使得原先的對立逐漸淡化,形成命運共同感。如今,各族群不分彼此,攜手向中國的飛彈抗議,理應更能促進命運共同感才對,卻被罵成撕裂族群!莫非中國沿海的飛彈,是台灣內部某個族群去部署的?否則,我們抗議飛彈威脅,怎麼會撕裂族群?


  這兩個月來,他們價值錯亂、是非顛倒的言行還多不勝舉。而且這些價值錯亂的言行,更透過他們發動的民眾,一起發酵,「民粹主義」十足展現。好笑的是,還有睜著兩顆大凸眼的學者,在替他們幫腔,罵對方搞「民粹」。天地顛倒至此,說螞蟻比大象笨重,有何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