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選戰口水中的兩個歪論 2000-01-2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近幾年來,每逢選戰必定會論及國家定位問題,這是正常現象。但是在論辯的雙方或多方當中,能夠理性討論的,並不多見。其中經常會出現一些似是而非,或雙重標準的言辭,徒增口水,卻無助於民眾對問題的理解。最近在總統選戰中,這類口水也屢見不鮮,試舉兩種口水,就教於噴口水的陣營。

 第一類口水,我稱之為「罐頭標籤」思考。每當討論起台灣的國家定位問題時,他們就會出現這樣的句型─「自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起,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種句型對於台灣國家定位的討論毫無意義。因為一九一二年所起造的中華民國,到了一九四九年之後,就完全改變了(蔣介石總統甚至說「已經滅亡了」),而且一九一二年當時所建立的中華民國,剛好不包括台灣、澎湖(直到一九四五年),而原先不包括台澎的中華民國,到了一九四九年以後,其名號卻只能拿到台澎(外加金馬)來使用。同樣叫做「中華民國」,但其範圍內容前後剛好迥然不同。這樣的歷史事實,正是造成今天台灣的國家定位的問題的背景。如果不去面對這個歷史背景,光是一句「自一九一二年起,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僅沒有進入任何討論,而且不能解決問題。

 一九六四年彭明敏師生們提出的《台灣自救宣言》,主張重新制憲、建立新的國家、重新加入聯合國;一九七二年雷震提出《救亡圖存獻議》,主張更改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一九七七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台灣人權宣言》,「促請政府面對現實,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這些呼籲與主張,都是針對前述的歷史背景所造成的台灣現狀的解決而發。可惜那些建言,不僅在當時成為得罪當道的言論,至今仍不為保守陣營所願面對。保守陣營這句「自一九一二年起,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在乎名號,不在乎國家的實質內容,是典型的「罐頭標籤」思想。原本裝有鳳梨、貼著鳳梨標籤的罐頭,現在改裝荔枝之後,雖然標籤沒有變,總不能因此而硬稱說「這個罐頭自始就叫鳳梨罐頭」。希望有關國家定位的討論不要老是用這種「罐頭標籤」式的口水來敷衍。

 第二種口水,我認為其心術更為可議,那就是動輒以「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來威脅,說對方的國家定位的主張,必定引來中共的武力犯台,一定會替台灣帶來危險。然而審視中國北京當局對台態度,除了所謂「一國兩制」之外,台灣幾乎動輒得咎。中共不僅不接受「一中一台」,同樣也不容許「兩個中國」。今天除非乖乖接受所謂「一國兩制」,否則任何主張都可能刺激中共,引起他們的不悅。我曾經看到一位某陣營的蔡姓發言人,在電視上口沫橫飛地指責別人的國家政策會引來中共犯台,造成兩岸的緊張,可是回想幾個月前,該員也正為「兩國論」辯護,說兩國論是台灣求生存最起碼的尊嚴。前後對照,我忍不住要問,兩國論不是也讓中共相當不悅嗎?你們怎麼敢那樣刺激中共,製造海峽兩岸的緊張,不怕中共武力犯台,造成台灣的危險嗎?這是何等的雙重標準?今天不論把台灣叫做「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共和國」,不論用「兩國論」、「邦聯論」、「獨立論」來表述,都是中國北京當局所不能接受的,全部都是在「刺激中共」。

 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應該結合起來,異中求同,不要為了選票、為了護主心切,不惜拿敵人來威脅民眾,助長中國霸權的氣焰,瓦解台灣的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