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龜笑「猴」無尾 2004-02-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就讀國小一年級的阿福,不小心在學校偷了同學一枝鉛筆回家,被母親打得半死。母親痛訓他:這麼小就當小偷,以後長大還得了?其實,小孩對物權觀念還不清楚,偷了同學一枝鉛筆固然要告誡他,但不必太緊張,應該緊張的是,政治人物的不乾不淨、不清不楚。想想看,阿福只拿了一枝鉛筆,但是宋楚瑜在興票案中所A的錢,折買鉛筆的話,可以插遍整個台灣。


  什麼?藍色政客又要告我誹謗?對不起,宋楚瑜A錢的事情,不是我捏造的,是連戰陣營在四年前就登報公告周知的。二○○○年二月中,中國國民黨就興票案陸續在聯合報刊登三次大幅的廣告,要求宋楚瑜退選。其中最有力的是標題「真相大白」的廣告,指責宋楚瑜「如何玩弄基層?如何玩弄法律?如何玩弄權謀?」該則廣告一開始就引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興票弊案資金超過十一點七億,宋楚瑜匯美資金高達三點八億!動用親人、親信等二十個以上的帳戶,冒用工友、司機等三十個以上的人頭,資金進出頻繁而複雜!」(詳見二○○○年二月十七日,聯合報)。

 

  現在為了總統大位,連戰竟然找了四年前他所指稱「玩弄基層、玩弄法律、玩弄權謀」的興票案主角宋楚瑜來搭配競選。找一個在人格上受他如此否定的人來當競選夥伴,這是人類政治史上最大的笑話!這樣的搭配如果真能當選正副總統,台灣社會將不再有是非公理。竊取足以插遍全台灣的鉛筆的人,竟然可以當副總統,如何向只偷一枝鉛筆就挨打的阿福交代?「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中國政治文化,在台灣果真被接受嗎?


  笑話還不只此,藍營洗刷不了長期以來社會對他們的「黑金」印象,因此他們及其媒體同路人則用盡辦法要抹黑綠營,好讓社會造成藍綠一樣黑的印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透過被通緝的經濟犯陳由豪所發表的公開信,來咬阿扁。陳由豪在信中說他給過阿扁一千萬元的獻金。藍色陣營見獵心喜,立刻抓住機會大肆猛攻,配合「統」派媒體大炒特炒,希望給社會大眾灌輸「阿扁也拿錢」的印象。最好笑的是,宋楚瑜及其身邊的跟班們竟然大言不慚地要阿扁總統交代清楚。他們竟然忘了陳由豪不就是興票案裡面宋楚瑜所圓謊的那個「長輩」嗎?這個長輩給國民黨的政治獻金一億元,被宋楚瑜存入兒子和小姨子的私人帳戶裡面,到現在都講不清楚,竟然好意思要「拿一千萬的」講清楚。簡直是「五十步」笑「五步」。


  這二、三十年來,常看到許多關心民主運動的民眾,捐錢給民主運動團體,金額從數百、數千到數萬元不等,捐款金額當然不能和陳由豪的天文數字相比,但是大家都出自一片對民主的熱愛與對台灣的認同,絕對不會在捐錢給民主運動團體的同時,也捐錢給另一方壓制民主運動的國民黨當局。從這次陳由豪的信中,可以看到這名投機商人雖然出手大方,但不是出自對民主運動的認同,而是在兩邊押寶。事後證明,他押在民進黨這邊失效了,這名債留台灣六、七百億元的奸商,最後還是淪為通緝犯,不得不走路開溜,由中國收留他,讓他在中國隔海幫藍營打扁,以便在連宋當選之後東山再起。通緝中的經濟犯,想藉連宋當選而東山再起的情況,想必不難理解,通緝犯張揚在中國力挺連宋,也是一例。


  連宋陣營想製造綠營也是黑金的另一個例子,就是指稱第一夫人吳淑珍做股票賺錢,有內線炒作之嫌。他們的媒體立刻將這種新聞以頭版頭條刊登,藍營甚至還質疑貧農家庭出身的阿扁,如何累積三億的財產?我不知道他們為何不直接拿出證據到法院去控告第一家庭非法斂財?卻敢將捕風捉影的文字用頭版頭條來刊登。難道他們看準受國民黨黨化教育的台灣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可笑的是,國民黨發言人當中,不乏炒股票出身之人,怎麼好意思指責別人炒股票?更好笑的是,家產上百億的連戰,在四年前就被宋楚瑜陣營提出嚴厲質疑,一直未講清楚,現在卻反而質疑起阿扁的財產。宋楚瑜陣營於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在聯合報上刊出一大幅的廣告,質問:「連戰家族以錢養權?以權養錢?」廣告內容指出,四十八年五月二十三日,連戰以假農民身分買台北市士林區陽明段二小段十五地號農地,根據當時土地法,購買農地者,以承受後能自耕者為限,須村里長出具購買後可自耕的自耕能力證明,連戰當年即出國唸書,如何自耕,是不是買通村里長出具假農民證明來買地?廣告上並附有「連戰二十三歲就能買十二公畝土地的鐵證」資料。諷刺的是,阿扁的父親,此時是真正的農民,卻無力購買土地,只能當佃農;非農民的連戰,卻以自耕農身分增加田產。貧農子弟陳水扁後來當了律師賺了錢,卻要受到靠家世致富的連戰的質疑,而且是拿不出證據的質疑,天道果真如此嗎?


  阿扁有沒有和黑金掛勾,國人都有權利關切,唯獨連宋集團最無資格過問,因為他們的集團最和黑金扯不清楚,如果不信,請看以下人脈關係:


  目前正潛逃在中國的伍澤元,四汴頭弊案主角,是宋楚瑜競選省長屏東後援會會長,與連戰交情也極好,連戰借他的三六二八萬元債務,當然隨著他「潛」進中國而「債流連家」。


  曾捐八千萬元給宋楚瑜的梁柏薰,是僑銀違貸案的主角,涉嫌僑銀五十多億元背信和違反銀行法的貸款(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國時報)。


  任宋楚瑜新台灣人服務團隊隊長的劉松藩,既是十信弊案要角,也涉及廣三案,居中仲介的知慶公司向台中商銀超貸十五億元,從中獲得一億五千萬元佣金(二○○三年七月十一日,中國時報)


  親民黨立委傅昆萁,曾涉嫌主導炒作昱成建設、凱聚公司、長億公司股票。


  宋楚瑜競選省長屏東競選總部總幹事鄭太吉,公然持槍殺人遭判處死刑。


  宋楚瑜桃園縣北區競選總部主任委員邱創良,涉嫌向台北銀行關說,違法超貸九億八千一百二十萬元給建商。


  宋楚瑜基隆市競選總部主任委員劉文雄,曾涉嫌向彰化銀行超貸八億元。


  與宋楚瑜交情甚篤的顏清標,曾涉嫌教唆擄人勒贖、賄選、妨害自由等案。


  藍營的黑金人脈,還真是「族繁不及備載」。但是他們卻設法想要把扁政府也抹上黑金的外衣。俗話說「龜笑鱉無尾」,我看他們是「龜笑猴無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