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總統人選的「十不」 2000-01-1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總統選戰的各種造勢活動正如火如荼展開,許多民眾被各黨各派的口水噴得一頭務水。到底誰才適合擔任台灣總統?聽各黨派在自吹自擂沒有意義,我們不妨換個角度,從反面思考,看看何種人不適合擔任台灣的總統。以下我試舉幾種類型,藉供台灣人民參考:

 一、不選有迫害民主運動的前科者。台灣今天能夠直選總統,能有民選國會,有充分的言論自由,這些民主成果,是犧牲無數民主運動前輩的生命、青春、幸福所換來的。今天在總統參選人當中,有人當年不但不曾獻身過坎坷艱辛的民主運動,反而位居統治陣營的要津,專門迫害民主運動、箝制民間輿論、反對改革訴求。這樣的人如今竟大言不慚以「改革者」自居,出馬參選總統。我們要弄清楚是什麼動機讓他從過去的「反改革」角色轉變成今天的「改革」?否則怎可理易將政權交給他?

 二、不選曾經打壓本土語言文化的人。有人過去專門擔任文化打手,壓制台灣的本土話言和文化,現在為了選票,勤學本地語言,高喊「愛台灣」「為台灣打拚」,然則口惠不實,我們應明白到底是什麼刺激,讓他「覺今是而昨非」?

 三、不選後知後覺的人。有人說,前面兩樣都已經過去,何必老是追究過去?殊不知,考察既往,撫今追昔,正足以顯見這些人是何等的後知後覺!在白色恐怖的五○年代,兩千多人遭處決、八千多人被判重刑,這些後知後覺者,當時卻都不知不覺,未吭半聲。現在民主化了,卻大叫有人對他實施白色恐怖。

 再例如,四十年前,殷海光教授早就公開為文發出警語─「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長期以來擁有天文數字龐大黨產的執政黨,經營黨營事業屢遭社會多方詬病,都無動於衷,直到最近要選總統了,才想到要以交付信託的方式來搪塞,如此後知後覺,適合帶領台灣邁向新世紀嗎?

 四、不選公款私藏的人。把公款存入自己兒子和小姨子的帳戶,這種人不要說是選總統,連在一般公司當會計都不夠格。

 五、不選善於居功諉過的人。有總統參選人,吹噓自己致力民主改革,遇到人家追問其壓迫民主運動、打壓本土文化的前科,則立刻推說其官位不高,當年之種種只是聽命上級行事,非其所能負責;遇到一筆爛帳講不清楚,乾脆推說是黨主席交辦的(黨主席果真有叫他把錢存在兒子和小姨子的帳戶內嗎?)這種喜歡諉過他人的人,能擔任負責國家大政的總統嗎?

 六、不選愛說謊的人。當一團爛帳被發覺而面對社會質疑時,一會兒說是「長輩」給兒子的創業基金,一會兒又變成要給蔣家後代的安家費,版本天天不同,這種「放羊的孩子」果真當選總統,ROC真的就是「The Republic of Cheating」

 七、不選出身黑金政治結構的人。台灣的黑金政治其來有自,這是國民黨為了鞏固政權,壟斷各種資源長期執政的結果,也是國民黨結構性的體質。出身這個政治結構,過去位處國民黨要津,甚至還參與提名黑金議員作業的人,今天忽然宣稱要解決黑金問題,讓人有彷彿聽到老鴇宣布廢娼一樣的感覺。

 八、不選不尊重男女平權的人。傳言有某總統參選人在家裡會打老婆,不知是否屬實?有查明之必要。台灣俗話說「驚某(妻)大丈夫,打某豬狗牛」,台灣千萬不可請豬狗牛當總統。

 九、不選沒有台灣主體思考的人。五十年來,台灣人雖然過著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生活,而且成為世界第十四大貿易國,可是在法理上卻不能享有國際法人的國家地位。究其根本癥結,在於長期的主政者一直不願建立台灣的主體思考。直到現在,台灣人民納稅建立的軍隊,其陸軍軍歌還標榜是「黃埔建軍」;台灣人民納稅建的許多大學,竟然是中國境內的大學在台復校(如清華、交通、暨南);連國家的根本大法,還是拿著南京憲法來修修補補;執政者到現在還不敢以台灣的正名,走向國際。全世界哪有這樣失去主權性的「獨立」國家?國際上自然也不可能會接受一個沒有主體性、不敢承認自己的正名的國家。

 十、不要選北京政權中意的人。台海之間的關係朝「國際化」發展(而不是中國的內政化),使台灣能納入國際的安全體系,才能真正根本確保台灣的國家安全。這樣的發展,當然是中國北京當局所不願意見到的,因為那樣將使中國併吞台灣的企圖無法得逞。北京當局目前正在密切注意哪一組候選人當選的話,最有助於他們將來併吞台灣的方便。所以,不要選北京當局中意的人,就會台灣的國家安全減一分威脅。有人還沒當選,就急著表態輸誠,說什麼台灣不必加入聯合國,不必加入TMD計畫,還由副手獻媚功表示「欣賞江澤民」。台灣人民在聽到「愛台灣」的動人口號時,千萬要睜亮眼睛,仔細看明白,好好選出台灣的總統,而不要選台灣的董建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