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講三個笑話給連戰聽 2003-11-2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一位外科醫師、一位建築師,以及一位政客在爭論誰的職業最資深。


外科醫師先說:「夏娃是從亞當的一根肋骨做成的。這顯然非外科手術不為功。」


建築師接著說:「但你要知道,比這個更早之前,一切的秩序是從混混沌沌的境地之中造就出來的,這正是建築師的工作。」


政客最後得意地說:「你們難道忘了嗎?那些混混沌沌的境界,早就有人創造了!」


以上,是收錄在美國一本joke book的一則政治笑話。另外,還有一則異曲同工的政治笑話,更加逗趣:


「這個孩子漸漸長大了,而且越來越像一個共和黨黨員。」父親說。


「胡扯!孩子這麼小,怎麼會是共和黨黨員?」母親不解地反問。


「你聽聽看,他現在口中喃喃有詞,話越說越多,但全都是一些語無倫次、沒有意義的話!」


好在美國共和黨裡面沒有像「中國」國民黨裡面有喜歡告人的發言人,否則這位愛搞笑的作者準挨告無疑。


第二個笑話,如果將其中的「共和黨黨員」改成「中國國民黨黨主席連戰」其實也不為過。如果不信,容我舉例說明連戰近幾年來是如何地在「混混沌沌的境界之中」「口中喃喃有詞,話越說越多,但全都是一些語無倫次、沒有意義的話!」


我們試以連戰的國家認同以及對台灣的國家定位反覆無常的態度來觀察。連戰這幾年來講過如下的話│「我不是新台灣人,我是老台灣人。」(一九九八年十二月,連戰在瓜地馬拉的記者會上,回答陳長文有關身為「新台灣人」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看法時,做如上表示,詳見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國時報政治新聞)


「感謝上帝,我們都是正港中國人。」(二○○二年四月十八日,連戰在美國華盛頓公開談話時說,有關省籍、族群和統獨的爭論,只會讓政客用來分裂社會,例如是不是所謂「正港台灣人」,連戰拉高分貝,做如上的表示。詳見二○○二年四月十九日中時晚報)


「我們不主張『兩個中國』,也不主張『一中一台』,我們所堅持的是『一個中國』,而這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一九九三年七月七日院長任內對美僑訪問團表示。見一九九三年七月八日青年日報)


「我們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論』的主張是基於維護國家尊嚴、保障人民權益的考量。也是表達台灣兩千兩百萬人民的心聲。這是攸關國家發展大是大非的課題。……因此李總統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論』的明確主張就是要突破兩岸間現存不合理的框架。」(在李前總統提出「特殊兩國論」後接受聯合報訪問談話。見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聯合報四版)


「對於兩岸議題,國民黨黨員堅守的應是國家統一綱領底牌,也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二○○○年六月五日接見立法院次團體e世代問政聯盟時表示。見二○○○年六月六日中央日報一版)


「邦聯應做為國民黨明確努力的目標。兩國論沒有『一個中國』、統一目標、國統綱領精神和九二共識,邦聯則是在國統綱領的架構下,涵蓋了九二共識等基本精神。」(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國民黨中常會中談話。見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國時報二版)


「我們主張的『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二○○三年十月間,數度表白)


看過以上連戰的言論,我們發現他一會兒主張一個中國,一會兒主張兩國論,一會兒又回到一個中國,過一陣子又出現邦聯說(邦聯也是獨立國家的結合),再過一陣子又回到一個中國……。他和李前總統不同的是,李前總統有一個長遠的目標,循序漸進,一步一步改變,連戰則反覆無常。面對連戰這些反覆無常的談話,我們不需加以辯駁,因為他的不同談話之間,就會互相打架,第四句話就可以用來反駁其他的話。


目前,連戰是回到「一個中國」的框架中,他特別強調這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於是,繼前面兩個笑話之後,第三個笑話來了:


話說在某國民小學的六年級某班上,一位泛藍色彩很濃的老師,正在向學生宣傳一個中國,老師學連戰的口吻說:「一個中國,指的就是中華民國。」


學生甲皺著眉頭問:「可是大陸上不是還有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嗎?這樣加起來不就變成『兩個中國』了嗎?」


學生乙插嘴說:「大陸那個不算!」


學生甲不甘心地說:「怎麼可以不算?我們的棒球隊打贏他們,怎麼可以不算!」 


(作者李筱峰╱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