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藍綠與是非 2008-08-2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這些日子為了扁珍家庭匯錢國外的事件,讓關心台灣的朋友鬱悶難消。容我先講個美國政治笑話解解悶吧!

話說有一個共和黨助選員挨家挨戶去拉票,拉到一戶支持民主黨的家庭。應門的小伙子拒絕道:「不,我不能投給共和黨,我父親和祖父都是民主黨員,所以我也一定投民主黨的票。」

共和黨助選員不死心,反問:「假如你祖父和父親都當過馬賊,難道你也非當馬賊不可嗎?」

小伙子回答:「假如我祖父和爸爸都是馬賊的話,那麼他們一定是共和黨員。」

這種「本黨永無錯誤,錯的一定是別人」的心態,過去國民黨表現最為明顯。然而這次扁珍家族的匯錢事件,卻是對綠營反省能力的一大考驗。

上週我在本專欄發表〈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之後,有一些綠營的朋友不以為然,他們認為扁珍家庭匯出的錢,不及國民黨侵占國產、掏空台灣的千百分之一,怎麼會比國民黨可惡?原來他們誤會我是在比較錢的數量,其實我是就角色而言,打個比喻,我認為警察偷竊比小偷更可惡。國民黨的貪腐,激發我們抗爭意志;然而這種意志卻被扁珍家族的事件瓦解了!這是綠營必須深切反省之處。

還有少數的綠營朋友護扁心切,把扁珍家族匯出國外的錢說是「建國基金」,這未免拗得太噁心了。民進黨目前經濟困難,負債兩億,扁珍不趕快撥個兩億過來救急,卻忙著填補海外「建國基金」?

好在大部分的綠營支持者是講是非的,當他們發現他所支持的人已經偏離或背棄他們的理想與價值,他們就毫不留情將其割捨,不再支持。這是綠色選民與藍色選民最大不同之處。

比較而言,綠色選民的支持取向,比較多傾向「政見取向」、「理想取向」、「價值取向」;而藍色選民則較多偏向「利益取向」、「關係取向」。

很明顯的例子,過去受綠營選民高度支持的人,如許信良、施明德、朱高正、沈富雄…,一旦背離了原來的路線之後,立刻遭選民唾棄。阿扁這次案件爆發之後,我看他恐怕連里長都選不上,這是綠色選民可愛與高貴之處,也是台灣社會提升的力量。

反觀藍營選民,不管候選人如何涉嫌貪污,被起訴,被判刑,照樣投票支持。先生貪污,太太代打,又照樣當選。這種選民越多,台灣就越沉淪。

猶有甚者,受國民黨黨化教育洗腦的人,只知有「本黨」,而不問是非。本黨如何黑金、過去如何侵占國產、如何白色恐怖,如何掏空台灣,一概無所謂,只要不選混蛋的台獨份子就好。這種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態度,又讓我想起另一個美國政治笑話─

有一位剛從越南戰場回來的民主黨員有了疑難,他將他的問題寫在民主黨總部的佈告板上徵求幫忙。他這樣寫:「我曾經打過越戰,家母患有癲癇症,父親憂傷過度臥床不起,所以他們都不能工作。我的兩個姊妹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持者,她們倆都在芝加哥幹扒手;我唯一的哥哥因為犯了謀殺和強姦罪,目前正在坐牢;我有兩個堂兄弟,他們竟然是共和黨員。我的問題是:我正在和一位脫衣舞女郎相戀,我準備向她求婚,但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我有兩個混蛋的共和黨員的堂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