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黨國教育遺毒深台灣難正名 美壓制台灣民意以美利益為優先兩手策略培植親美路線 2004-10-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台灣之台灣化」一文提到部分觀點確實具有先見之明,台灣後來政治發展型態(style)的轉變朝著該預測發展,不過該文沒有預測到中間有李登輝的過渡期;以「遷佔者國家」理論來看,台灣主體意識高漲是必然的趨勢。


不過所謂「中華民國能存在到1984年嗎?」則一直還沒有實現,該文認為台灣接受國民黨黨國教育者最後走向台獨路線,這點並不正確,就是因為其遺毒很深,所以台灣正名至今未能實現。


該篇台灣政情分析把國民黨的黨國教育的影響性看得太輕,事實上台灣具有台獨意識者,鄉間老人比接受國民黨黨國教育者更容易接受,受到黨國教育者反而受到制約反應,因為黨國符號深入民心,不要太小看黨國教育的毒害。該文的預測比實際政治發展早太多,不要說1984年改國號國歌,台灣甚至到90年代才開始真正走向民主化,當時台灣主體意識還沒有清楚展現,直到2004年具有台灣主體意識者只佔投票人口一半。


台灣早就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但國民黨黨國教育一直在發酵,所以一直很難建立台灣主體意識。而該文舉前台獨聯盟主席陳隆志為例,但陳隆志是相當少數的特例,大部分經過高考、公務員考試者,都進入國民黨黨國機器,像施啟揚這些人就是如此。至於該文能夠預測出「台灣之台灣化」,則可以透過西方學者所謂的「遷佔者國家」(settlerstate)理論來說明其必然性。這是結構性的問題。


所謂外來政權有幾種型態,如上述的「遷佔者國家」或是「殖民統治政權」,後者如日本在台的殖民統治,日本在台灣統治期間,其母國日本還存在,因此可以繼續有效統治台灣,但是前者的「遷佔者國家」就像國民黨政權,國民黨已被共產黨所取代,國民黨已經離開母土,失去原鄉,所管轄的範圍不一樣,國民黨在台灣因而成為少數者、高高在上的統治者。除非回去中國大陸,否則國民黨勢必凋零,該文套用此一理論就能推估出外省人凋零後由台灣人主政的歷史必然結構。


美國在台大使館對台灣的政治發展脈絡一直都能準確掌握,像這種政情報告每年都有,只是大部分沒有曝光。美國在台大使館不管和在朝或在野人士都保持相當密切的往來,像過去很有名的馬康陸大使,不僅和國民黨保持密切關係,和高玉樹、郭雨新等人都很好。美國人在台灣是「兩面交往」,和民間領袖保持良好互動。他們甚至會向國民黨放話說,如果太過分就扶植在野人士。面對台灣的變遷,美國最重要的是扶植「親美路線」,到現在還是如此。


該篇文章的撰寫時間是蔣經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蔣經國在1971年才接任行政院院長,但相信美國大使館對這樣的局勢變化非常清楚,之所以預估1984年可能改國號、國歌等等,可能是推估蔣經國的壽限,認為蔣經國過世後,勢必由台灣人主政。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說沒有算到還有過渡期,1988年後李登輝主政下的國民黨算是過渡期。文中提到可能由溫和派的台灣人和國民黨合作,李登輝不是理工出身,也可以說符合該文預測。


從該篇文章可以看出,美國大使館的人和黨外人士有密切接觸。文中提到康寧祥、郭雨新等人,1970年代台灣黨外運動還沒有正式崛起,康寧祥當時也還沒有選上台北市議員。康寧祥選上台北市議員後,被美國視為明日之星,馬上邀請訪問美國,這件事情使得蔣經國吃了一驚,找來康寧祥告訴他說,有什麼事隨時都可以幫忙。這就是美國的兩手策略。


有趣地是,該文又預測未來會是由台灣籍律師出頭主政,可能當時他們就和這些年輕律師私下有往來。從這些年輕律師看到台灣的未來,如林義雄、姚嘉文、尤清等等,當時他們就是年輕的律師,姚林等人後來和郭雨新等人籌組「台灣政論」。除此之外,像美國派駐在台灣的記者也常常和康寧祥、姚嘉文等人有連繫,從他們身上進一步瞭解在野人士的想法。


該篇文章也有預測不是很準確的地方,像它提到台商會回到台灣來,它的依據可能是台商在威權時代和國民黨合作,有很多的利益和方便,這些都沒有以後,台商可能就會回到台灣來,但是該文沒有想到還有共產黨在拉攏。台商是選擇靠到共產黨那邊去,而不是甩開共產黨。另外該文也提到說,台灣人取得政權後會放棄武裝,這點也不對,雖然台灣現在已經放棄反攻大陸、虛假的意識型態,但是我們現在要強化武裝,要增加軍購,不是不要武裝。


過去美國人對台灣的民意,不管是在朝在野人士都掌握的還不錯,但是現在美國的重心在中國。該文要求美國國務院正視台灣的轉型,但就是因為他們了解台灣民意走向,才會壓制台灣民意,這是從美國的利益為出發點的報告。


美國了解到一旦台海發生戰爭,就美國利益他們不能不保衛台灣,美國只是不想捲入,因此一方面壓制台灣的民意,一方面告訴北京兩岸要和平發展,如果發生戰爭不會坐視不管等等。在這種趨勢下,除非台灣主體意識高漲到75%以上,否則台灣不可能獨立。


(世新大學教授李筱峰口述、記者郭碧純記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