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觀選雜感 2003-08-0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長期觀察政治人物,在國民黨陣營中,謝深山是少數讓我印象比較好的一人。數年前曾與他有一面之緣,他誠懇的言談,對問題的認真態度,讓我發現他是那個政客集團中的異數。因此,當他被國親聯合支持出來參選花蓮縣長的補選時,我便直覺他的勝算極大。


然而,在競選活動中,謝深山極力撇清他與李前總統的關係,讓我大感驚訝。李登輝這次對花蓮選舉並沒有介入,也沒有說半句老友謝深山的壞話,但是謝深山在電視上,卻以絕決的口氣表白:「有人說我是李登輝的人,我在這裡必須說清楚,我是經國先生栽培出來的,與李登輝無關。」任何一個資深媒體工作者或是政治觀察家,誰不知道謝深山和李登輝向來交情很好?而今為了政治,為了選舉,竟然可以對他過去的老長官、老朋友如此翻臉無情!連謝深山這樣平日給人厚道印象的人,都可以如此絕情,更遑論圍繞在連宋身旁那群後生晚輩的打手與跟班的德性了!政治真的如此無情嗎?


更悲哀的是,如果台灣人參選,必須與國際社會讚揚的「民主先生」劃清界線才能避開「票房毒藥」、必須與過去的獨裁者拉上關係才能贏得選舉,台灣人這種「被虐待狂」性格也未免太不知道羞恥了!無怪乎幾年前李登輝會喟嘆「做為一個台灣人的悲哀」!


這次不僅是藍營勝選,最大的獲利者應該是宋楚瑜,讓我們看到這位曾經被民間稱為「大內高手」的政治人物的妙手高招。宋楚瑜一方面拉著謝深山的手,和連戰同台,以高分貝力挺謝深山,一方面他又放手讓花蓮在地的親民黨員去替吳國棟助選。他幫了謝深山,成就連宋配、國親合的美名;同時也不得罪吳國棟。果然,吳國棟在落選之後立刻表態明年總統選舉還是會支持連宋配。宋楚瑜之政治高招,讓人嘆為觀止。


相對於宋高手,陳水扁的手法卻憨直得有點拙劣。阿扁總統顯然沒有讀過蔣介石「不理張作霖,聯絡孫傳芳,打倒吳佩孚」的典故。在這場選戰中,綠營應該不理吳國棟甚或暗助吳國棟才對。沒想到阿扁以總統之尊,跑去花蓮痛打吳國棟。


更不應該的是,吳國棟的官司還沒有定讞,阿扁總統豈可說他「帶罪在身」?何苦得罪吳國棟至此?實在太失言了!中間選票恐怕會因此流失。我建議陳總統為這次失言,向吳國棟道歉,以示公道是非,並收人心。

在這次選戰中,藍營有一位超級助選員,他就是檢察官楊大智。有人說他大智若愚,其實他一點也不愚,他是心急如焚,不顧顏面,孤注一擲。這位在高中時代對民主運動、反對運動就懷有敵意(根據林佳龍所言)的檢察官,眼看中央查賄太緊,竟然著急得透過謝深山競選總部發訊召開記者會,砲打扁政府,經過媒體一渲染,扁政府「行政不中立」、「侵犯人權」、「違背憲法」的印象,立刻傳遍全國。聰明的楊大智,知道他個人背負「檢察官介入政治」、「違背行政倫理」所受的形象損傷,絕對大大低於扁政府背負「行政不中立」、「侵犯人權」、「違背憲法」的形象損傷,這樣的投資絕對合乎成本效益的。事實證明,綠營果然因此重創。可悲的是,這種檢察官介入政治的言行,竟然有台南地方檢察官四十多人聯名支持。台灣的司法人員,政治化到此地步,司法改革談何容易?我在想,最近「中國」國民黨的砲手蔡正元告我妨害名譽,假設我的案子落在這樣的檢察官手中,我不被起訴才怪!


看到本土力量在選戰中挫敗,心中不免感傷,心煩慮亂之餘,我轉台收看金曲獎頒獎轉播的電視節目。不經意中,看到獲得總統獎的是在樂壇耕耘七年的閃靈樂團,一位年輕的團員在領獎時致詞,他在感謝幾個人之後,說:「尤其要感謝給我們源源不絕靈感的祖國──台灣」。我的心情為之一振!在年輕的歌手身上,我還是看到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