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中國之疫 2008-06-0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原載2003.5.12 中國時報 <名家專論>


早期蘭陽平原的平埔族噶瑪蘭人,是個很愛乾淨的族群。18世紀末,來自中國的漢人吳沙,率領閩粵流民侵墾噶瑪蘭人的土地,同時帶進了天花。造成噶瑪蘭人天花大流行,病死多人﹐吳沙再贈以醫藥﹐救活百人﹐噶瑪蘭人很感激﹐還送土地給吳沙。這真是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歷史。


台灣在清朝統領的211年間,醫療衛生極差。清末雖有馬雅各、馬偕等傳教士引入近代西醫,但僅是點的改善,無濟於全面醫衛的提升。


1895年5月日軍入台﹐面對各地抗日軍抵抗﹐日軍戰死的只有164人,但病死的卻多達4642人﹐是戰死的40倍。台灣惡劣的衛生環境與疫病的流行﹐大挫日軍。台灣的蚊蠅,竟然成為抗日英雄!當時日軍的《征台衛生彙報》中,這樣描述:「市街不潔,人畜排泄物在街上到處溢流,被亂跑的豬隻掃食…又犬、雞、豬和人雜居,其糞便臭氣充滿屋內」從這段敘述看,我完全同意統派的句型─「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日本據台之始,即致力於衛生醫療的改善。從醫衛設施及教育著手,並禁止妨礙衛生的民俗。更透過強制力,例如嚴格的「港口檢疫」,將台灣與外來病源(主要來自中國)隔離開來。台灣在日本「異族魔掌」下,衛生獲得極大改善,有效地防治鼠疫、天花、霍亂、瘧疾、白喉、傷寒、猩紅熱等病疫。(太平洋戰爭期間環境變差,才又流行瘧疾)。這些成果,誠如戰後《台灣新生報》所指出:「我們向來自認台灣是個衛生樂土…而所以能確保這衛生台灣的榮名的原因,全在衛生思想普及,防疫設施完備這兩點。關於這一方面,我們不容諱言,是日本殖民統治功罪史裡的一個不能消滅的事實。」(1946.3.6社論)


戰後,中國政府號稱「光復」台灣,「光復」之後,政治經濟呈現大逆退,倒是天花、鼠疫、霍亂…等病疫全都光復了。228事件爆發的前一天,《民報》社論就這樣說:「我們台灣在日本統治下,雖然剝削無所不至,但是關於瘟疫和飢荒卻經漸漸變作不是天命了。可是光復以來,這個『天命』卻也跟著光復起來。天花霍亂鼠疫卻自祖國搬到。」


追昔撫今,我們發現這次台灣慘遭SARS傳染,其禍源猶然來自那個「統」派日夜為我們推銷的「祖國」。他們的「祖國統一大業」還未完成,台灣就先品嚐「統一」之前的開胃菜了!


這次市立和平醫院讓SARS的防疫工作破功,藍軍不忍指責市府,只好罵中央。有人罵中央既聾又瞎,「笨蛋比SARS多」,說來罵去,就是不敢檢討一下禍源。有人轉移對禍源的注意,說「SARS病毒是不分統獨的」。不錯,病毒不分統獨,但獨派的祖國─台灣,其所感染的病毒,不正是「統」派的祖國傳過來的嗎?這套歷史方程式,竟然今昔不變。英國醫學家彼得柯森就不客氣指出,華南是許多流行病的溫床。


對於這個溫床,我們理當哀矜憐憫。但對於禍源,絕對值得我們檢討省思:禍源的背後有一套虛偽的政治文化,當世界多國都受其感染,而立刻向WHO通報時,這個禍源地的泱泱大國,竟然無視於做為WHO成員的責任,而隱瞞疫情。這讓我想起中國流行的一句順口溜─「十億人口九億假,誰要不假誰就傻;十億人口九億吹,誰要不吹誰吃虧」,這正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寫照。失業率、經濟成長率,乃至天安門事件屠殺人數,都可造假,但病毒的傳染,是無法讓這套虛偽的中國政治文化得逞的。虛偽也就罷了、不盡WHO成員的責任也罷了、台灣受害也罷了,他們竟還好意思不許台灣加入WHO。其霸權面目就更加昭彰了!


奉勸拿中資的台灣媒體,以及心向中國的政客們,你們如果能將內鬥的精力,拿去幫助你們祖國革除虛偽與霸權的政治文化,才有可能贏得台灣民心。否則, SARS感染之際,很難不令我更加想到台灣獨立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