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那一次,台灣重傷 2008-07-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原載2008.7.6.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

前天七月四日開始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在台中關係史上,這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不過,這個里程碑會留下正面的紀錄,還是難堪的回憶,有待觀察。前程雖然未卜,倒是歷史經驗必須記取。六十三年前(一九四五)台灣號稱「光復」,大量中國官民來到台灣,卻種下十六個月後的二二八事件的因子,這段教訓值得參考。




二戰後台灣的進步吸引許多中國人前來,誠如中國記者江慕雲所說:「從祖國來的接收大員、視察大員、旅行觀光的人,還有一班心術極壞的淘金者,幾乎沒有一個不稱道台灣好、台灣富庶、建設好…」(見《為台灣說話》);上海《新中華》也有文章說:「台灣在國人的心目中,是一個清潔美麗的綠島,」「一般人的文化水準,也比內地的高多了。」(見味橄文,復刊5卷7期);中國作家蕭乾更指出:「大陸中國在現代化上離台灣至少落後了半世紀。」(見〈冷眼看台灣〉)




然而這個比中國進步的台灣,在所謂「重回祖國懷抱」之後,遭逢何等境遇?試看中國記者唐賢龍生動的描述:「自從國內的很多人員接管以後,便搶的搶、偷的偷、賣的賣、轉移的轉移、走私的走私,把在國內『劫收』時那一套毛病,統統都搬到了台灣」「台灣在日本統制時代,本來確已進入『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法治境界,但自『劫收』官光顧台灣以後,台灣便彷彿一池澄清的秋水忽然讓無數個巨大的石子,給擾亂得混沌不清。」


 台灣在所謂「光復」之後,治安嚴重惡化,刑事案件在一年之內增加廿八倍,尤其來台駐軍的軍紀敗壞,偷竊、搶劫、耍賴、威脅、詐欺、恐嚇、調戲、殺人,讓台灣人大開眼界。




 此外,「光復」之後,天花、鼠疫、霍亂等病疫全都光復。228事件爆發的前一天,《民報》社論就這樣說:「我們台灣在日本統治下,雖然剝削無所不至,但是關於瘟疫和飢荒卻經漸漸變作不是天命了。可是光復以來,這個『天命』卻也跟著光復起來。天花霍亂鼠疫卻自祖國搬到。」日本時代已有效防治鼠疫、天花、霍亂、瘧疾、白喉、傷寒、猩紅熱等病疫(中日戰爭時環境變差,才又流行瘧疾)。這些成果,誠如戰後《台灣新生報》所指出:「我們向來自認台灣是個衛生樂土…而所以能確保這衛生台灣的榮名的原因,全在衛生思想普及,防疫設施完備這兩點。關於這一方面,我們不容諱言,是日本殖民統治功罪史裡的一個不能消滅的事實。」(1946.3.6社論)怪不得戰後在重慶的半山人士會告訴中國當局「臺灣人有洗澡的習慣」,很講究衛生。




六十三年前台海雙邊的接觸產生二二八事件,誠如史家林衡道所言「那是已經文化進步的人們,被文化落後的人們統治所產生的悲劇」;這次台海雙邊的接觸,則只是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不是來統治,兩者不同。但值得參考的,是衛生與治安問題。以衛生來說,英國醫學家彼得柯森曾指出,華南是許多流行病的溫床。日治時代嚴格的港口檢疫,將台灣與外來病源隔離開來。但現在九劉政府一口氣開放八機場,對於通關檢疫是否準備好了?更何況即使檢疫嚴格,但中國人的衛生文化將會如何衝擊台灣,值得關切。日前聽一位高雄計程車業者說,上次那艘郵輪載來的中國客,在計程車上亂吐痰,讓司機們怨聲載「車」,還有一位陸客以為車窗開著,直接往車外吐痰,結果吐到明亮的玻璃,又彈回他臉上,頓時在車上咆嘯一番。


台中交流史將會激起什麼浪花?等著瞧。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