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過年不忘統戰? 2010-02-2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把陰曆新年(Lunar New Year)說成「中國新年」是嚴重的不當,因為過陰曆(或說農曆)新年的國家,除了今天的中國和台灣之外,還有其他國家,如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泰國等國的華裔族群(他們不是中國人,也不是台灣人,而是擁有該國國籍的國民);此外,戰前的朝鮮人、越南人,明治維新之前的日本、琉球…,也都過陰曆年。所以把陰曆新年說成「中國新年」實在不恰當。尤其強調台灣人過「中國新年」,無形中又掉入中國統戰陷阱。




尤其更讓台灣人陷入中國統戰陷阱的是,所謂「兩岸三地」聯手過新年的一些活動節目。台灣有一些投機「藝人」,跑去中國參加這些所謂「兩岸三地」聯手過新年的活動,透過台灣和中國的電視轉播出來,明顯將台灣「香港化」,讓世人誤以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區。同樣過陰曆新年的國家還很多,為何台灣非選定和中國「聯手」過年不可?尤其去找一個對我們有領土野心的國家「聯手」過年,簡直荒唐!說穿了,想透過相同的歲時年節,以「文化認同」來促進「政治認同」,是中國及台灣內部「統」派份子的居心。




我們從來沒聽過美國人過耶誕節要找英國人「聯手」過節?同樣過耶誕節的國家難以計數,沒有人會因為相同的文化,就要把國家「統一」起來;同樣過回教年的阿拉伯世界,也有十幾個國家,不會因為過相同的年就要「統一」。




上月底我陪父母到馬來西亞檳榔嶼旅遊,擁有近七成華人的檳城,已有準備過年的氣氛。那些華裔馬來西亞國民,和我們台灣人同樣過陰曆新年,但他們可以擺脫中國統戰,為何台灣人就必須接受統戰,非當中國人不可?




早在十八年前我就發表〈何不與國際社會同步過年?〉,呼籲我們台灣應該改過陽曆年,不僅具世界觀,看來還可擺脫中國政治統戰,然而積習難改。




既然積習難改,非過陰曆年不可,也該過得有志氣一點,不要老是被統戰而不自知。




不但要有志氣,如果能更具社會理想與國家關懷,尤佳。就以春聯來說,


「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天賜平安福祿壽,地生金玉富貴春」之類的春聯固然吉祥喜樂,但總是俗套。試看日治時代台灣文化協會的抗日社會運動家的兩副春聯─


其一:權門壟斷無平等


法網牽纏不自由






其二:善化詩人蘇東岳,以「善化」二字冠首,做春聯如下─




善政莫施壓迫策


化民當與自由權






連過年都寫春聯反抗日本殖民統治,有夠氣魄!不過,這兩副春聯如果拿到國民黨威權時代,必更貼切。只是在標榜「反共抗俄,消滅共匪」的威權時代,敢貼這種春聯恐怕會沒命。而今,國民黨已從反共變成媚共,開始聯共制台,因此當年的口號,拿來當春聯貼,也許更具意義,那就是:




反共必勝


建國必成




上面橫批則不妨書寫「台灣獨立」。




如果嫌以上對聯是老蔣口號太陳舊,我建議改用以下「對聯」─『(右聯)台灣;(左聯)中國國民黨』。讀者諸君一定會感到納悶,左聯「中國國民黨」五字,如何對右聯「台灣」兩字?說的也是,「中國國民黨」真的對得起「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