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族譜到祖譜 2000-05-0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數月前認識一位美國朋友﹐他是來自加州的Mr.Ronald B McGhie  (漢名牧漢龍先生)。他講一口很好的華語和福佬話(俗稱台語)。閒聊中﹐他談到他正在建立他的「族譜」﹐我聽到「族譜」﹐誤以為是過去漢人那一套宗法系統下的家族譜系﹐等到他出示他所追蹤建立的祖先系統表給我看時﹐才知道原來不是「族譜」﹐而是「祖譜」(pedigree chart)﹐我的眼睛頓然為之一亮。


這位美國朋友以他本身為基點﹐往上追溯他的祖先﹐父系祖先與母系祖先並重﹐追蹤歷代祖先的姓名、出生年、出生地﹐列表記錄。他本人出生於美國加州﹐他的第一代祖先兩人(即父母親)和第二代祖先4人(即內祖父母、外祖父母)則是猶他州鹽湖城的人﹔第三代祖先8人(曾祖父母)當中﹐出現兩位丹麥人﹔再往上推的第四代祖先16人當中﹐出現3個丹麥人﹐1個瑞典人﹐2個蘇格蘭人﹐2個英格蘭人﹔到了第五代祖先應該有32位(2的5次方)﹐雖然沒有完全掌握到﹐但出現的不同籍貫更多﹐除了丹麥、瑞典、蘇格蘭、英格蘭之外﹐又有愛爾蘭人、冰島人。


這份「祖譜」給我很大的啟發﹐美國人牧漢龍先生的祖先們﹐各有不同的籍貫或國籍。喜歡用「祖籍」來思考「國籍」的所謂「中國人」﹐看了這份「祖譜」之後﹐是否會罵「美獨」份子「數典忘祖」?


過去我常犯一個錯誤﹐在敘說自己的祖先時﹐習慣說「我的祖先來自福建同安」﹐其實那只是就父系祖先而言。我的父系第五代祖先固然來自中國福建同安﹐但是我的第五代所有祖先共有32人﹐這32人怎麼可能全都來自福建同安?我為何只挑其中那個福建同安來的祖先做標準呢?只因為我繼承他的李姓嗎?這完全是父權社會男性中心的思考。父權社會的「族譜」﹐係以男性為中心﹐設定某一男性(如來台開基者)為基點﹐往下記列歷代子嗣﹐我只是其後代子嗣之一。這種「族譜」又往往不列妻室全名﹐而只寫黃氏、林氏等﹐簡直不把女人當人。


跳出男性中心的「族譜」﹐我也開始為自己製作了一個「祖譜」﹐雖然追溯到第五代就開始困難查考﹐不過就這五代之內的祖先們來看﹐除了李姓之外﹐還有姓林、葉、黃、楊、董、王、周…等姓﹐都是我的血脈所承自的祖先。設若他們當中有任何一個人不存在﹐就不會有我的出現﹐可見他們與我的關係之密切。


我更清楚的知道﹐在我的祖先當中﹐有許多是屬於南島民族的平埔族西拉雅人(包括麻豆社、蕭壟社)。面對他們﹐我如果還只是一味地陶醉在「炎黃子孫」「中華兒女」的神話裡﹐那才真是數典忘祖哩! 


原載2000.5.1.《自立晚報》「晚安台灣」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