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遇到郝將軍 有理講不清 2012-02-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投書媒體質疑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數逾萬人說法,郝柏村認為,死亡人數只有五百多人。這次郝柏村所開出的人數,比某「大師」開出的死亡人數八百人,還少了三百人。


僅僅看三月六日當天彭孟緝軍隊在高雄市政府禮堂對著開會中的人員以機槍掃射,死亡人數就有一千人(這就是〈台灣旅滬六團體關於台灣事件報告書〉中所說的「高雄軍隊對集會中千餘民眾用機槍掃射,全部死亡」),此時距離蔣介石派來的大軍(3月8日下午登陸)展開的屠殺,都還未開始哩!


史實的認識,常常受到心態、立場、情結的蒙蔽而不清。要郝柏村先生認清史實,也許強人所難,不過我試舉以下史料,請教讀者諸君,你相信哪個?


二二事件還未完全結束的當時,回台調查的台灣旅滬六團體提出的<關於台灣事件報告書>(4月12日提出)估計死亡人數說:「自八日至十六日,台胞被屠殺之人數初步估計以高雄為最多,約三千人,基隆台北次之,各約二千餘人,嘉義一千餘人,淡水一千人,新竹、桃園、台中、台南、苗栗其他各地各一、二百人不等,總數在一萬以上,連重輕傷者計之,至少在三萬以上」;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事件還未結束的當時,香港一份雜誌指出:「台灣人民對祖國又一次大大的失望。二二八事變終於造成了…台灣人民在台北起了暴動,當局以武力彈壓,弄得死傷萬人以上。」(史堅,〈台灣的災難〉,載1947年3月16日《青年知識》20期) ;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在台的中國記者王思翔,目擊經過,事件後即發表《台變目擊記》(後改書名為《台灣二月革命記》,1950上海動力社出版),書中他認為上述台灣旅滬六團體的報告,認為8日到16日的死亡人數在一萬人以上「應算是謹慎的估計」;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事件爆發的4個月後,上海的一家週刊指出:「在這次事件中,台灣犧牲了幾萬同胞,但台胞得到的教訓可說是很多。」(余景文,〈台灣政治運動的由來與內幕〉載1947年6月20日,《時與文》週刊第15期);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事件還在進行中的3月22日,紐約時報記者霍伯曼從南京專電稱:「據估計3月14日止有二千二百名台灣人在街上被槍殺或處決」;該報特派員竇丁南京電訊則說:「從台灣回到中國的外國人們估計被殺的台灣人達一萬人。」;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事件後不久,日本《朝日新聞》調查研究室的報告說:「台人的死者或行蹤不明者的正確數字雖然不詳,但『據說有一萬人至數萬人之多』。」;事件的65年後,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


以上的資料,都是事件當時或事後不久的報導;郝柏村的五百人之說,則是事件的65年後自己關在家裡的「內定結論」。


如果再佐以人口學者陳寬政教授的分析,陳教授根據前後十年的戶口資料估計,死亡人數應該在一萬八千人到兩萬八千人之間;郝柏村說只死亡五百多人,你相信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