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陳少廷與台灣民主運動 2015-01-0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44年前(1970),中國國民黨政權的外交處境正逢空前重創之際,國民黨中央黨部邀集企業及青年知識份子座談,商討國是。會中,國民黨秘書長張寶樹說了一句:「台灣人沒什麼人才。」一位28歲的台灣青年聽了,按耐不住,當面回嗆:「台灣人不是沒人才,台灣的人才在二二八事件時被你們殺光了!」張寶樹一時訝然無語。

當年這位勇敢的台灣青年名叫陳少廷。今天即使是太陽花學運的知識青年,知道陳少廷的人已經不多了,遑論社會大眾。但回顧台灣民主運動史,陳少廷有他不可磨滅的貢獻與地位。

陳少廷,1932(日本昭和7)年出生於屏東四塊厝的望族。他的父親陳銓生是「台灣文化協會」的學生會員,留學日本法政大學學法律,是日治時代台灣留學生抗日運動中的活耀分子。但是學成返台後不久即病逝。陳少廷當時才5歲。雖來不及與父親相處,但他日後關懷弱勢、打抱不平的的正義感,與父親的人格特質很像。

少年「匪諜」

1949年屏東中學高一時,陳少廷因借腳踏車給一位被國民黨當局認為「有問題」的葉老師,遭情治特務當成「少年匪諜」,受到追捕、偵審、脅迫。他曾為了躲避地方特務,整月藏匿在甘蔗田內。待被迫自新後,轉學至長榮中學,並須定期報告行蹤。

報考大學前,仍無故遭情治當局拘留刁難,經再三懇求始於考試前夕獲釋。他沒有因此受挫,所報考台大、師大及行政專科等三校全部上榜。他選擇進入台大政治系。

1956年陳少廷畢業於台大政治學系;1959年台大法學院研究所公法組畢業。畢業後,被台大政治學系聘任為教師,然卻因與老師殷海光教授交往密切,在《自由中國》撰文,且被認定搞「讀書會」,以致分別在1961年及1963年兩度遭警備總部約談拘禁,最後竟以「不教學、不出國」等條件,才獲釋放。雖不能出國,但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聘為駐台特約研究員。

知識分子諤諤直言

1970年代初﹐正當台灣的國際地位挫跌﹐蔣經國準備接班之際﹐一群青壯年知識分子透過《大學》雜誌﹐發出改革呼聲。陳少廷出任《大學》雜誌社長。他所主持的《大學》雜誌,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呼號,是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更石破天驚的,陳少廷在《大學》雜誌上,發表〈中央民意代表的改選問題〉(46期,1971年10月),首先提出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的主張。他指出當前的中央民意代表業已失去代表性,而「只有全面改選才能保證可獲致全面的政治革新」。在當時敢向外來政權的「法統」神話挑戰,非有過人的勇氣與智慧不可!他的呼籲,雖冒犯國民黨統治者,卻喚醒校園內的大學生,台大「法言社」特邀陳少廷與國民黨「法統」打手周姓教授進行一場大辯論,轟動校園。

啟蒙台灣文史意識

在外來政權壓制下,台灣人沒有機會讀台灣史,對台灣先人前輩的奮鬥,一無所知。陳少廷甘冒不諱,在《大學》雜誌上開始介紹台灣前輩人物,例如「台灣議會之父」林獻堂、「台灣獅的怒吼」楊肇嘉、「民族運動的鋪路人」蔡惠如…。

甚至,身為政治學者的陳少廷,竟也撰寫《台灣新文學運動簡史》。把國民黨蒙蔽的歷史一一掀開,也打開當時許多無知青年的視野。筆者就是因為在學生時代有幸閱讀陳少廷這些台灣文史的著作,才開始關注自己台灣的歷史。

從書房到街頭

1973年2月陳少廷曾參選監察委員(由省議會投票選出)。在國民黨全面封殺之下,他獲得一票落選。不過在省議會上 他發表一場精采的參選告白演講,是台灣政治史上的珍貴文獻。

此後,陳少廷除在大專兼課,也擔任《民眾日報》主筆、《台灣時報》總主筆,繼續諤諤直言。

再者,他也參與「台灣教授協會」(1990.12)、建國黨(1996)。從書房、編輯台,到社運街頭,陳少廷扮演多重角色,但其精神則一:同情弱勢,追求正義。

台灣人的夢

兩蔣之後,陳少廷說出台灣人的夢:「台灣人自日據時代即開始追求他們的『夢』,那是自1920年代起,首次知識分子所發起對現代國家的夢想,所以當時台灣曾出現議會運動、農民運動、文化運動,目的即在建立一個民主國家、社會正義及市民社會的政府。而這個台灣人的夢,於二二八之後一下被消滅了,而此時台灣人的總統產生了,舊有的夢又再度出現,1980年台灣人重新追求他們的美夢。」(1989.3.26《現代學術研究》專刊創刊號)

1999年東帝汶公投獨立,陳少廷寫了一篇〈東帝汶公投獨立的啟示〉,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亞洲的殖民地,除了台灣之外,現在統統都獨立了,東帝汶能,為何只有台灣不能?而且與東帝汶比較,台灣獨立的條件優越很多。」

2012的中秋,陳少廷病逝,他的夢何時才能實現?

(本文轉載自《民報文化雜誌第四期》2015年1月1日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