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壞人不知好人會做好事 2015-03-0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曾在學校開過一門課「台灣民主運動史」,有一次講到「黨外」民主運動時,我提到我替黨外人士助選演講的經驗,一位學生問我:「老師,你去助講一次多少錢?」我反問:「你說呢,陸皓東烈士參加革命,一次多少錢?」

一個凡事都從個人利潤、報酬去思考的人,很難了解知識份子「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人生觀,很難體會證峰法師林秋梧所言「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的生命哲學。

最近二二八紀念活動熱絡,我在「李筱峰粉絲專業」貼出數本有關二二八的拙著,有一個藍營劉姓青年上來嗆我:「我不知誰是二二八受害者,但無可致(置)疑,你是最大受益者」。這當然也是利益取向者的投射。是啊!我可真獲利不少啊!自大學時代我就經常在當時知識份子的刊物《大學》雜誌為文批判國民黨黨化教育,總計數篇文章沒領過半毛錢,卻先後獲得「大過」和「勒令退學」的「稿酬」。這三十多年來,我浸漬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研究與寫作,獲得的酬勞更大了—「心律不整」外加「黃斑部病變」…。但是如果跟作家楊逵相比,我還是瞠乎其後的,楊逵只寫了一篇六百字的〈和平宣言〉,就得到綠島十二年的免費牢飯。這種酬勞,豈是唯利是圖的藍營青年所能理解?

藍營青年不能理解知識份子的人生哲學,也就罷了,然而去留過洋回來的國民黨籍蔡姓立委,也同樣如此心理投射,就令人不齒了!他辱罵要對他「割闌尾」的青年團體是「政治詐騙集團」,言下之意,這些青年團體是在騙取私人利益。他不捨獨裁者銅像被噴漆,竟然辱罵說「沒有蔣介石,你們今天還能紀念二二八嗎?」好像能紀念二二八是多大的好處?他還辱罵在二二八紀念活動中掉淚的人是「冒牌的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原來我揮淚寫《二二八消失的台灣精英》我也是冒牌二二八受難者家屬)。蔡某還說,沒有蔣介石就絕對沒有機會讓「冒牌的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在那裡假裝掉眼淚,他說「歷史的矛盾竟然是那些自認為最痛恨蔣介石的人,經常是由於蔣介石因素而獲益最大的人」。這種心態當然是一個無血無淚、唯利是圖者的心理投射。

心理學有所謂「投射」(projection)理論,是指一個人以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壞想法)去推測別人的想法,也就是將自己的性格、態度、動機或慾望,投射到別人身上,斷言別人是這樣。亦即俗話所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想起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時國民黨人變造假公文製造「宇昌案」,邱毅、林益世等人出來誹謗蔡英文時,柯文哲說了一句一針見血的話:「壞人永遠不知好人會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