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祖先與國家 2015-04-0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清明時節,掃墓祭祖,慎終追遠,有情有義。但是,「非其祖而祭之,諂也」;或拿祖先炒作政治,甚至編造假祖先,那就荒唐了!

新黨郁慕明將在清明節帶領原住民青年到中國去祭拜黃帝,荒唐至極!此舉正是「炎黃子孫」、「中華民族」政治迷思的發酵。

黃帝是遠古中國的神話人物,從人類學演進觀點看,神話中的炎帝和黃帝若真有其人,也只是遠古部落社會的共主,將其奉為單元傳承下來的中國人的共同祖先,只有蠢蛋才信。中國的文化、人民,是多元發展而非單元傳承,何來共祖?所謂「中華民族」也是後設建構(虛構)的產物,人類學、種族學無此玩意。黃帝做為中國人的共祖,已夠荒唐,還要屬於南島民族(Austronesian) 的台灣原住民去向黃帝認祖,才真讓我們原住民數典忘祖!

這套炎黃子孫、中華民族的神話,目的是要透過共同的祖先、血緣來達到對中國的國家認同。然而,醫學與史學研究指出,約八十%台灣人具有南島民族的血統,「有唐山公,無唐山媽」。若用血統決定國家,則具有雙元 (甚至多元) 血源的台灣人,國家認同豈不錯亂?

當然,台灣人不必否認有部分祖先來自中國,但是血源不是決定國家的要素。試舉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生前所言:「我不是中國人,就如甘迺迪總統不是愛爾蘭人。新加坡姓李、高、王、楊、林的人們,外表上是中國人,說著華文,然而卻與中國人不同。我們有中國人的血統,我們不否認,但重要的是,我們以新加坡的立場思考,關心新加坡的權益,而不是以中國人的立場,為中國人的權益著想。」我們台灣人不也是一樣嗎?

記得吳伯雄到中國諂媚北京時說過「祖先不能選擇」,祖先當然不能選擇,但國家可以選擇!選擇建立新國家與祖先何干?一百多年前全球只有三十幾國,今天已增到一百九十二國,難道這些新獨立國都數典忘祖?英、美、加拿大等國多數人有盎格魯撒克遜的共同祖先;德國、奧地利、瑞士也有許多國民同屬日耳曼族;同文同種的阿拉伯世界,也有許多各自獨立的國家,沒有誰數典忘祖。再說,吳伯雄既知「祖先不能選擇」,為何只選擇唐山祖,而不在乎平埔祖?

話說回來,有些台派朋友矯枉過正,無限上綱說台灣人並無唐山祖,全是漢化的南島民族,這樣反失去說服力。台灣自十七世紀起即有閩、粵移民進入。以台北盆地為例,在十七世紀末原本有三千多人(平埔族),此後漸多閩南人移入,到十八世紀中已增至十來萬人,怎麼不是移墾社會?若無閩、粵人移入,或者移入者極少,則原來的平埔語怎可能因漢化而消失?若無自然接觸,純粹靠清政府賜姓、移風、易裝政策,絕無此影響力。我們無須否定部分祖先來自中國,就如同不該否認大部分台灣人有南島民族血緣一樣。現代國家不是靠血緣建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