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給無知又傲慢的洪秀柱上三分鐘課 2002-11-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立法院的女委員當中,有三個人我最瞧不起,其中一個叫做洪秀柱。

 我瞧不起她的理由很多,其中不僅因為她滿腦子陳腐的意識形態,以及對歷史的無知,更尤其是她無知於自己的無知,而卻又狂妄傲慢。因此,每當她在公開場合展現她的無知與傲慢時,她那不論怎麼濃妝豔抹的臉龐,總讓我有一種惡心的醜陋感。

 日昨她為了她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所謂「國旗」,在立法院和總統府秘書長槓起來,拍桌叫罵,訓陳師孟一番。我看了,真是啼笑皆非,忍不住替她感到羞恥,一個人的狂妄與傲慢,竟然是建立在她的無知與愚昧之上!

 洪秀柱如果不承認她對於她所爭執的「國旗」問題是相當無知,那麼就請先來考考我為她出的這道歷史題目:請問中華民國開國時的國旗是什麼?

 我知道她一定答不出來,因為她的偉大的「中國」國民黨沒有教她。讓我公布答案吧!答: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原先建國時的國旗是五色旗(紅黃藍白黑)。孫文就職臨時大總統時背後的國旗就是這面五色旗,而不是洪秀柱現在在那邊為它抓狂失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而且,那面五色旗還是經過當時中華民國的參議院正式通過的。

 陳師孟告訴洪秀柱說,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國旗之間不能畫等號。此說一出,洪秀柱直跳腳。在洪秀柱的心目中,國旗等於國家,不承認國旗,或更改國旗,就是不愛國。

 依照洪秀柱的邏輯,首先最不愛國的,正是他們這群泛藍政客!好好的一面中華民國國旗「五色旗」,你們竟然不承認,竟然更改國旗,真太不愛國了!

 愚昧的洪秀柱恐怕不知道他們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所謂「國旗」是怎麼樣偷天換日更改出來的吧?且聽我為你補習兩分鐘:

 今天被泛藍軍奉為神聖圖騰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是一九二四年六月在廣州的國民黨中央以一黨之私決議的。一黨決定還不打緊,他們竟把他們的黨旗(青天白日旗)放到國旗的一角去,造成一面黨國不分的「國旗」。

 更重要的是,在大陸時代國民黨製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原先所代表的範圍,並不包括台灣(因為那個時候的台灣,早被清國割讓給日本,沒有參加中華民國的建國,也不屬於中華民國領土範圍)。易言之,那面旗子是在台灣之外的地區產生的,而今,它卻只能拿到台灣地區來插掛。台灣所掛的國旗,竟是一面在台灣之外的地區產生的旗子,何其荒謬哉?走遍全球,很難找到這種荒謬的現象。

 這種怪象的本質,說穿了,扛著「中華民國」名號的蔣氏國民黨政權,自1949年底逃入台灣後,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流亡政權,這個流亡政權在台灣建立起學者所說的「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由一群支配原始住民的新移入者所建立的國家」。被帶離中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黨製「國旗」,便成為這個遷佔國家的精神指標,用以訓練其統治下的人民擁護這個「遷佔政權」的認同記號。實則,它只是一個流亡政權的標幟。這個流亡政權的舊記號,並不能真正能代表台灣這個國家。 

 洪秀柱如果真要在你們的黨製國旗與中華民國之間畫上等號,那麼我們就只好繼續追問:泛藍軍所奉為圖騰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所代表的範圍到底有多大?如果你們的答案僅止於台澎金馬,那麼你們正在製造兩個中國,這是中共當局所不准的,你們不是也反對「一邊一國」嗎?如果你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代表的範圍,也包括全中國大陸,則你們勢必要消滅掉拿五星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不是給中共更大的刺激嗎?你們什麼時候又恢復當年跟著蔣介石吶喊「消滅共匪」的勇氣了?你們不怕製造兩岸緊張嗎?

 洪秀柱還是好好讀讀你所不知道的歷史,少為這面虛幻不實的圖騰吶喊吧!況且,遇到對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球員來台北比賽,你們的同志官員立刻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收起來,你敢吭個半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