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陳天華.吳思華.林奕華.林冠華 2015-07-31 本文刊載於想想論壇

反課綱「微調」的高中生林冠華燒炭自殺!拋下一句話迴盪在我耳際:「我做對的事,為何要被起訴?」

看過他在電視上侃侃而談,條理清晰,是非分明,台風穩健,我感受到台灣的新希望。但是這樣的青年,卻以身殉,我忍不住一陣悲憤!悲憤中,我想起1905年中國清末的一位革命青年陳天華,同盟會的書記,只有十九歲,也和林冠華年紀相當。陳天華留學日本時看到日本輿論辱罵當時中國留學生「放縱卑劣」,更有感於同盟會內部紛爭,於是留下絕命書,投海自盡。遺書中,他沈痛說:「…我不自亡,人孰能亡我者?惟留學生而皆放縱卑劣,則中國真亡矣!…恐同胞之不見聽,而或忘之,故以身投東海,為諸君之紀念…」這位熱血男兒雖然死了,但卻激發了許多留學生回國,最後創辦了中國近代第一所私立大學「中國公學」(詳見拙著《進出歷史》),而6年後,滿清政權終於倒台,中華民國誕生。


同盟會書記,陳天華。圖片來源:孫中山學術研究網。

當年,中國國民黨的前身,都是由這些熱血的革命青年組合而成的;如今,這個集團卻因為充斥着金權掛鈎的投機政客、阿諛軟骨的奴才走狗、守舊頑固的愚昧之徒,而已淪為被革命的對象!

教育部長吳思華、國民黨文傳會主任林奕華,不了解台灣史也就罷了,對中國國民黨過去的革命青年的歷史也茫然不知,更不要說要繼承他們的精神。吳思華、林奕華們不知檢討自己,卻指責學生是被動員利用的。我看,是你們自己甘做打手被利用,卻投射(project)到青年學生身上吧?吳思華承認自己身為部長卻沒有權力撤回課綱,這不是承認自己只是工具而已嘛?

如果今天國民黨員能夠體會當年陳天華、林覺民、陸皓東…這些青年的革命性人格,就不會指責當今從「318反服貿學運」到今天反課綱「微調」的高中生是被利用的。

林冠華這句「我做對的事,為何要被起訴?」對吳思華、林奕華來說,太深了!太深的原因不是他們智商不足,而是沒有想要去分辨是非對錯的動機,那是人格(personality)的問題。要不然,以下的問題有那麼深嗎?

上一階段的課綱時限還未到期,為何要急著「微調」(其實是大調)?你們不知個中原因嗎?


圖片來源:蔡其達拍攝


歷史課綱的擬訂作業,須要偷偷摸摸黑箱作業嗎?

全國有那麼多歷史系和研究所,中央研究院也有近代史、台灣史研究所,全台灣有那麼多的歷史學科班的教授,沒有一人有資格來主持課綱作業嗎?非得請非科班的人來主導不可嗎?為何?

全世界有哪一個國家像台灣這樣,會請認同敵國(對我有領土野心就是敵國)的學者來主導自己的歷史課本?

這些基本問題的是非對錯,青年學生都知道,但吳思華、林奕華你們卻不知道!中國國民黨不知道!也難怪你們要淪為被革命的對象!

中國清末的滿清政府,和今天的國民黨,都具備着相同的性質,腐敗、顢頇、守舊(以及外來優越感),而成為被革命的對象;當年的陳天華、今天的林冠華…,則有著類似的人格特質。

不同的是,當年革命要用刀槍;今天我們有選票。讓我們用選票,起來把這個政商結構體、國共專制共生體,徹底摧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