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我是吉姆李次郎 2015-08-3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對一個台灣人來說,在滿清時代擁戴皇清,在日本時代效忠天皇,或在國民黨時代報效黨國,意義都是一樣的。台灣人如果不能當家作主,效忠哪個外來政權,都一樣可憐!所以,當我看到林郁方、蔡正元者流,在罵李登輝是日本皇民時,感覺噁心至極!

過去國民黨編寫的歷史課本告訴我們,在日本統治下,台灣人被迫改日本名,現在卻拿李前總統日治時代改日本名大作文章,真矛盾!

台灣人在日治時代有日本名,就是媚日,那麼,孫文也有日本名叫作「中山樵」;蔣介石到日本留學也改日本名叫「石岡一郎」;長榮的老闆張榮發戰前叫「長島發男」…,他們都媚日嗎?

再說,有日本名就是「媚日」,那麼有英文名算不算「媚美」、「媚英」?馬英九英文名叫Mark Ma,宋楚瑜英文名叫James Song,那個被割闌尾的蔡正元英文名叫Alexander,他們媚美嗎?

異哉!有英文名字就沒關係(甚至拿美國籍、英國籍…也都沒關係),但有日本名絕對不行?我曾取個英、漢、日合併的筆名,叫作「Jim李次郎」(吉姆李次郎),你們該如何罵我呢?

回顧中國歷史,霸權主義的「華夏」帝國,在歷史上不斷侵略周邊民族,並賜姓給他們。誠如莊萬壽教授所言:「統治者常賜姓給異姓功臣或異族首領,除了是恩典外,更是把被賜者收編進入統治者或某姓的家族中,改變對方的家族、種族認同。」對台灣亦然,我們的平埔族祖先在一七五八年就被滿清帝國「賜姓」。過去我們屬於南島語族的祖先們,不用姓氏而採「父子連名」,到了此時被強加「漢姓」,包括有:潘、蠻、陳、劉、李、王、戴、林、黃、錢、江、廖、錢、張、斛、穆、莊、鄂、來、印、力、利、鍾、蕭、爐、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兵、蟹……。根據國民黨的邏輯,怎麼不擔心我們的平埔祖先「媚漢」、「媚中」?

國民黨來台後,也強改原住民姓名。霧社事件抗日領袖莫那魯道家族被改姓「張」,女兒馬紅莫那變成「張秀妹」,莫那魯道被稱為「張老」,根據國民黨改姓名的邏輯,這不是強迫莫那魯道「媚中」嗎?

泰雅族的領袖「樂信瓦旦」,日治時代叫作「渡井三郎」,國民黨來後改名「林瑞昌」;鄒族領袖「吾雍雅達烏猶卡那」,日本名叫「矢多一生」,戰後叫「高一生」(歌手高慧君的祖父);鄒族領袖「雅巴斯勇優路拿納」,日本名「湯川一丸」,戰後叫「湯守仁」(湯蘭花的叔叔)。他們一會兒日本名,一會兒中國名,難道一會兒「媚日」,一會兒「媚中」嗎?不管「媚日」、「媚中」,總之,他們不能做自己,最後都被林郁方、賴士葆、蔡正元這批台籍政客所效忠的中國政權槍斃處決!這些歷史,當然由中國人主導的歷史課綱,是不會教給台灣子弟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