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表功的奴才比主子更可怕! 2015-12-2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台灣自荷蘭時代起,外來政權更迭不斷,皆屬「少數統治」(Rule by the few)。少數的外來統治集團,能夠順利宰制多數本地人,多靠一些投靠其中的本地人效忠賣力,有以致之。歷史上許多為外來統治者效力的本地奴才,為求統治者的信任,替外來統治者壓迫自己人,往往比外來統治者更嚴酷。史例歷歷:

中國清朝規定漢人薙髮結辮,其實這項苛令本非出自滿清當局,而是來自一位奴才漢人的建議。此人叫孫之獬,原是明朝官吏(與魏忠賢同伙),明亡後,孫之獬投靠滿清。為了贏得新主寵幸,他組織軍隊鎮壓明永鎮的抗清義軍,得到賞識。滿清入主中原之初,並無要求漢人結辮,漢人衣冠一仍漢制。朝中滿、漢官吏各著其裝,分立兩邊。孫之獬為了諂媚新主,主動剃髮易服。但是滿人認為他是漢人,不讓他站在滿人列中;漢人則認為他穿滿服,也不讓他站漢人這邊。孫之獬羞怒,遂上書建議全面實行薙髮結辮易服。清廷採納其議,釀成後來「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漢人屢遭殺戮的慘劇!

再看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被滿清封為平西王,成為清軍先驅。吳三桂進攻明朝流亡政權永曆皇帝的根據地雲貴,永曆帝逃入緬甸,清廷原本無意再追剿,但吳三桂卻執意追殺,追兵入緬,迫緬王交出永曆帝,帶回昆明處死!

這種「奴才為了表功而比主子更嚴苛對待自己人」的史例,在台灣的日本時代也可見。例如,日治末期有些台灣人當了日本軍官,比起日籍軍官對待台籍士兵或戰俘,更為嚴苛殘酷。

這種角色,在今天台灣政壇也不少,像最近拿小英廿七年前購地案死纏爛打的中國國民黨打手即是。這位土生土長的台灣子弟,自學生時代即效忠國民黨外來政權;留美時期還加入專門對付海外台灣人運動的「波士頓通訊」。從「黨外」民主運動到民進黨成立,他始終站在民主運動的對立面,幫國民黨充當打手。對於國民黨在二二八、白色恐怖中殺人無數,他無感;國民黨侵佔國產為黨產近千億至今不還,他無感;國民黨擁有一大堆掏空台灣,潛逃海外的經濟犯、貪污犯,他無感;黨內多的是賄選、敲詐、索賄同志,他無感;「官商結構體」假開發之名,毀民宅侵民地,炒地炒房,他無感…,總之,他只負責將貪腐之名,全部投射賴給本土政黨。所有本土社團的本土運動無一不受其污辱打壓!

這號人物與孫之獬、吳三桂好有一比:孫之獬後來被起來抗清的漢人殺了,此人後來也被「自己國家自己救」的青年們「割闌尾」;與吳三桂類似之處是,媚清的吳三桂,後來被清廷削藩,此人這次也被黨中央除去不分區立委之名。但不同的是,吳三桂最後反清,此人則繼續當打手。但不知此次選後若國民黨潰敗,國民黨背後的北京新主子會不會是他效忠的新對象?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