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你急我急大家急 2016-01-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與三五朋友圍爐餐敘,閒聊選情。

「現在各黨都在告急。有的真告急,有的假告急。」

「我想國民黨告急是真的。」

「沒錯,要不然賄選、千桌宴、遊覽、摸彩不會又紛紛出籠!」

「國民黨告急,台灣告慰!讓這個過去殺人無數、侵佔國產、黨政不分,現在官商勾結的政商結構體告急,台灣可堪告慰!」

「我看不只國民黨告急,北京當局也告急,因為他們擔心與國民黨聯手強推的『一個中國』會遭台灣人民選票打臉!」

「但是民進黨也真的告急!因為很多人認為民進黨穩了,就不去投票。年輕人也不回鄉投票,反而告急。」

「還有,許多年輕的政黨票都投到時代力量去了,也讓民進黨告急!」

「民調封關前,時代力量已衝很高,連黃國昌自己都意料不到,後悔提名太少。」

「這對台灣是件好事,表示『自己國家自己救』的三一八學運收到喚醒民眾的效果。」

「沒錯,可是時代力量只提名六席,得票太高,六席全上還不夠用,反而浪費,而且擠掉民進黨的席次。」

「所以蔡英文才呼籲政黨票要集中投給民進黨。」

「不過小英這種要求等於是希望立法院內只要一個本土政黨就好,這對民進黨也未必全好。立法院內要政黨協商,能有其他綠營小黨並肩作戰才好。」

「民進黨若不能單獨過半,改革會有阻力!」

「民進黨推動的改革會受到其他綠營小黨的阻擾嗎?追討黨產、司法改革…許多改革,綠營不都有共同價值嗎?再說,跳出民進黨本位,有了綠營小黨,也可以制衡民進黨單獨過半而成脫繮野馬。」

「時代力量不只擠掉民進黨席次,也擠掉現有的台聯,有點可惜!」

「說來也弔詭,時代力量因太陽花學運而起,太陽花學運因反服貿黑箱而生,但反服貿最拚的政黨就是台聯(他們光是全國舉辦反服貿說明會就辦了六、七百場),現在卻被時代力量逼到邊緣。」

「唉!這麼多小黨真頭痛!選票真難投啊!」

「綠營出現許多政團,有其意義,因著重點各有不同。像台灣在一九二○年代也是社運團體分合不一,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台灣工友總聯盟、台灣農民組合、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各有其路線。但當時他們純粹路線理念之爭,沒有選票考量,也無國會可進,不用思考合縱連橫的策略。今天雖然各黨有其重點,但必須到國會去施展,面對國民黨外來政黨(及其背後中國勢力),我們不能不講共贏的策略。到了立法院還可以分進合擊,並肩作戰。」

「我個人政黨票投台聯,除了肯定其抗中的努力,也希望立院起碼有三個綠營黨團外,更希望能補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之不足。民進黨不分區名單很好,但是除鄭麗君屬文化教育領域外,沒有一位文史人文學者。台聯的陳弈齊很有哲學深度、顏綠芬是音樂教育家,希望他們能彌補綠營在人文領域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