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哈哈!唱黃埔軍校校訓變成台獨 2016-02-16 本文刊載於民報


孫文1924年使用的黃埔軍校訓詞,1929年被國民黨採用為黨歌歌詞,1930年又暫代為國歌歌詞,這一暫代就拖了80年。(圖取材於網路)
 

2000年和2004年的兩次總統就職典禮,總統府都有發請帖給我,要邀請我參加典禮,但是兩次典禮我都缺席。我缺席的唯一理由是,我不喜歡參加有任何必須唱黃埔軍校校訓(或說唱中國國民黨黨歌)的場合。

什麼是黃埔軍校校訓?什麼是中國國民黨黨歌?答:就是當今的所謂「中華民國國歌」。

在高中以前,我每次聽到「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所謂「國歌」時,總是肅然立正,感動不已。但是自從跳出國民黨的法西斯意識形態,了解歷史真相之後,我的心中不再有「國歌」了。真有趣,2004年泛藍喊出「沒有真相,就沒有總統」,我剛好相反....「有了真相,就沒有國歌」了。

今天掛名叫做「中華民國」的台灣,其所唱的所謂「國歌」,不僅不適合台灣,而且也根本不是中華民國的合法國歌,而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

按現行的所謂國歌歌詞,原係1924年孫文對黃埔軍校(國民黨聯俄容共時期訓練黨軍的學校)的訓詞。中國國民黨於「北伐」完成後,於1929年將這段訓詞譜曲,訂為該黨的黨歌。繼而,中國國民黨中央於1930年3月13日決議,在正式國歌未制定前,暫時以該黨黨歌代用。經過這一代用,就一直「代」個沒完沒了,一直「代」到現在。這個在訓政時期國民黨一黨專政之下,沒有經過民主程序而以行政命令強迫其人民接受的國民黨黨歌,就這樣僭越成為「國歌」。

更無奈的是,國民黨歌在變成「國歌」的過程中,台灣當時並不屬於中華民國轄下領土,而是日本的殖民地。因此,台灣與這首黨歌毫不相干。現在這首黨歌卻只能拿來台灣強行要求台灣人民當作國歌來唱。

更荒唐的是,其歌詞深奧晦澀,內容不僅沒有一絲一毫台灣味,即使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國歌歌詞也極不妥切,例如歌詞一開頭就說「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分明所謂「吾黨」指的是中國國民黨,這不是強求其他政黨要接受國民黨之所「宗」嗎?這不僅黨國不分,而且是霸道蠻橫。雖然國中國文課本曾經強加解釋說:「『吾黨』與『吾輩』、『吾人』的意思相通,就是『我們』的意思,可以代表全國國民。」這種解釋,如果不是昧於史實,就是為了迎合政治上的意識形態而強加曲解。

因為孫文當年頒佈這段訓詞的對象,分明是黃埔軍校的學生。黃埔軍校,國民黨黨軍之校也,是仿效蘇聯紅軍的制度而設立。因此,歌詞中的「吾黨」所指為何,還需要強辯嗎?用七、八十年前遠在黃埔的中國國民黨黨校的訓詞,要我們台灣的住民當國歌來唱,實在很荒唐!更好笑的是,歌詞還說「咨爾多士,為民前鋒」,這是原本勉勵黨軍的訓詞,很合理;但是拿來要求全民,就更加荒唐了。試問,全民都當「前鋒」,那麼「後衛」不就沒人幹了嗎?

總之,把黃埔軍校校訓兼中國國民黨黨歌,拿來當作國歌唱,簡直不倫不類。

更滑稽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當局一度將台灣歌手張惠妹列入「台獨藝人」的名單中,封殺她在中國的演出。他們的理由是,張惠妹在2000年阿扁總統就職典禮上演唱「中華民國國歌」。阿妹唱的中華民國「國歌」,其實就是中國國民黨黨歌,也就是黃埔軍校的校訓。唱黃埔軍校的校訓變成台獨份子,這真是天大的笑話!中國當局之愚蠢,真不知何以名之。

事巧不巧,2004年黃埔軍校建校(也可以說建軍)八十週年(6月13日),一大堆黃埔畢業的退役老將軍齊集紀念。會中郝柏村帶頭大罵阿扁總統背離黃埔精神,他們呼籲國軍要發揮黃埔精神,並大喊「反台獨,反制憲」的口號。

阿妹唱黃埔軍校的校訓被中國指為「台獨」;郝柏村強調黃埔精神則是要「反台獨」,中國人的政治真是奧妙!

老將軍們的言行又是一齣笑劇兼鬧劇!按國軍是國家的軍隊,而黃埔軍校是中國國民黨的黨軍學校,要國軍延續黃埔精神,等於是要國軍停留在國民黨黨軍時代,這完全背離軍隊國家化的精神。再者,今天黃埔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台灣人民納稅建立的軍隊,卻要扯到與台灣無關的黃埔去,真是胡鬧!這種「反民主化」「去台灣化」的言行,簡直不知今夕何夕!

任何民主國家的軍隊,都不該有一黨的色彩,更不該有「外來」的性格。而「黃埔」這個符號,剛好反映了「一黨」的色彩與「外來」的性格。直到現在,我們的陸軍軍歌還在強調「黃埔建軍」,完全違背軍隊國家化的精神,更沒有台灣的主體意識。我們的台灣子弟進入軍隊服役,而這樣的軍隊卻魂歸黃埔,不是心繫台灣,將使我們子弟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這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民主國家是主權在民的國家,軍隊效忠國家,就要以民主自由的價值為認同、以腳踏的土地為認同,而不是以遠在天邊的黃埔為認同。盼我英勇的三軍將士們,立足台灣,熱愛民主,我們一定會敬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