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69年前的今天,高雄大屠殺! 2016-03-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六十九年前的今天,一九四七年三月六日,中國國民黨的軍隊在高雄進行了一場屠殺!許多只會讀國民黨教科書的順民,永遠只記得有「南京大屠殺」,卻從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高雄大屠殺」。

高雄大屠殺的元凶,是當時擔任高雄要塞司令,被民間稱為「高雄屠夫」、「西子灣屠夫」的彭孟緝。

二二八事件引爆後,高雄在三月三日也開始有青年及民眾武裝反抗,軍隊出來鎮壓。武裝反抗引來軍隊鎮壓,可以理解,但是彭孟緝派出的巡邏隊,在市區一見民眾數人聚合,便隨意開槍射殺,引起市民恐慌。

三月六日,高雄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市府禮堂開會,推派代表上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交涉,希望他禁止軍隊再繼續射擊市民或威脅委員會,希望在處委會討論改革建議期間,軍隊暫留營內。當時前往的代表有市長黃仲圖、市參議會議長彭清靠(彭明敏的父親)、林界、涂光明、曾鳳鳴等人。不料代表一行上山後,彭孟緝將彭清靠、林界、涂光明、曾鳳鳴四人綁押起來,除彭清靠後來放行之外﹐其餘三人遭槍決!接著,彭孟緝下令軍隊開下山,包圍正在市府禮堂開會的處委會。部隊將市府大門封閉,以機槍向手無寸鐵的開會人士及民眾掃射。頓時哀嚎慘叫聲四起!楊金虎在回憶錄中提到:「…市會議員有王石定、黃賜、許秋粽、陳金能…,其他市民代表者亦有數十名,或死在市府禮堂,或來不及逃跑,死在辦公室,及市府前後空地,死狀至慘,…」不僅如此,許多中彈倒地未死的人,軍人又以刺刀補上!一場殺戮後,軍隊仍封鎖現場,不許民眾及家屬進行援救或善後事宜。

這場殺戮,即當時「台灣旅滬六團體」回台調查所提出的〈關於台灣事件報告書〉中所敘述的:「高雄軍隊對集會中千餘民眾用機槍掃射,全部死亡。」

彭明敏在《自由的滋味》中也提到高雄屠殺情形:「在二二八事件中,以及國民黨軍隊抵達以後數週內,高雄的情況很慘。在這時期,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得到了『高雄屠夫』的惡名。比如,當許多高雄市領導人士聚集於市政府禮堂討論這次危險時,門突然被關閉而受到機關槍掃射;家人被迫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在槍決之前,還有許多慘絕苦刑加諸人犯。」

有關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數,至今一直爭論不休。習慣為強權立言的藍色學者企圖將死亡人數縮少。但是最讓我訝異的是,最近一位我素所敬佩的學者,竟然引林獻堂的日記說死亡只有一千人。今逢高雄大屠殺紀念日,想起光是這天高雄就死亡近千人(再根據台灣旅滬六團體的調查報告,高雄地區自八日至十六日死亡人數約三千人)。而三月六日的高雄屠殺,才只是序幕而已,兩天後整編廿一師的登陸,殺戒才將開始!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