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清明話祖先 2016-04-0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時值清明祭祖掃墓之際,我想起我經常接到一些「義和團」式的人士寫信來罵我「數典忘祖」。偏偏我這個被罵「數典忘祖」的人,每學期講授「台灣文化史」課程時,一定會花上一週的時間討論「台灣住民的祖先來自哪裡?」。

那些罵我「數典忘祖」的人,他們來信通常都不敢寫地址,否則我一定買束鮮花登門造訪,和他討論「是我數典忘祖,還是你數典忘祖?」

我被罵「數典忘祖」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我主張台灣獨立。他們認為台灣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就是數典忘祖,這種觀念來自兩個「無知」:

第一個無知,他們認為台灣人的祖先悉數來自中國,而不知道南島民族(含平埔族和高山族)佔著我們祖先的重要成分。我們只要看看台灣三百多個鄉鎮區的地名(今名及舊稱),有近三分之二是源自南島民族,連「台灣」一名也是平埔語,就可知台灣早年到處都是平埔族聚落(社)。難道我們遍佈南北的平埔祖先都全部消失滅種,而由來自中國的唐山祖取代?這種只知有唐山祖,卻完全否定南島祖先的心態,才是數典忘祖!

第二個無知,認為相同的祖先必須同一個國家。因此他們認為來自中國、同樣是「炎黃子孫」、「中華兒女」的台灣人,必須屬於中國,不許自成一個國家,否則就是數典忘祖。奇怪,他們怎麼不罵新加坡共和國的七十五%華裔數典忘祖?姑且不去辯論所謂「炎黃子孫」、「中華兒女」這種「後設建構」的政治神話,我們只要問,同文同種就必須同一國嗎?否則就數典忘祖嗎?那麼,同文同種的阿拉伯世界,就有二十二國,誰數典忘祖了?講英語的盎格魯薩克遜後裔,就有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誰數典忘祖了?日耳曼族的後裔,可能是德國人,也可能是瑞士人,誰數典忘祖了?

說也奇怪,既然他們(含國共兩黨及其信徒)以祖先血源來思考國家概念,那麼內蒙古是不是該歸蒙古共和國統一?否則,不怕他們數典忘祖嗎?維吾爾族的「新疆」(應說「東土耳其斯坦」,與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土耳其屬同一系統),與「炎黃子孫」完全不同文不同種,怎麼不准他們獨立,而強迫他們做中國的「新疆」呢?怎不擔心他們數典忘祖?還有,所謂「藏族」的圖博人,為了不讓他們數典忘祖,讓他們獨立復國如何?為何面對台灣,就講血緣祖先;對於東突、圖博,就不講血緣祖先了呢?

在馬英九、洪秀柱與習近平唱和「兩岸同屬中華民族」之際,時逢清明祭祖,我們應了解我們台灣人的雙元(甚至多元)祖先。我們是當年逃離中國來台尋求新生天地的漢語族,與在地南島祖先交融的後代。我們的國家,應該是建立在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基礎的命運共同體,而不是建立在「中華兒女」、「炎黃子孫」的海市蜃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