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曼德拉說到蔡英文 2016-04-2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在廿七年的政治黑牢歲月中,經常受到三個白人獄卒的虐待:在到處是海豹、毒蛇的蠻荒的羅本島上,曼德拉被關在鋅皮房裡,白天要採石頭,有時還要到冰冷的海裡撈海帶,夜晚被限制自由。那三個白人經常侮辱他,動不動就用鐵揪痛毆他,甚至往飯裡潑汗水強迫他吃……!

一九九四年曼德拉當選南非總統。在就職典禮上,曼德拉親筆簽署邀請函,邀請這三位白人獄卒來參加。在就職典禮上的致詞,曼德拉特別介紹這三位貴賓說:「我特別高興,當年陪伴我在羅本島度過艱難歲月的三位獄警也能光臨。我年輕時脾氣暴躁,在獄中因為有他們三位的幫助,我才學會控制情緒…」曼德拉介紹這三人,並和他們一一擁抱。全場為之動容,掌聲久久不息,三人淚流滿面。

從曼德拉這則故事,我想到最近蔡英文去祭拜惟覺和尚的事。讀者諸君千萬別誤會,以為我要把小英祭拜惟覺的事,看成像上述曼德拉「放棄仇恨,選擇寬恕」同樣的典範,非也!

惟覺是誰?就是那座金碧輝煌不遜於皇宮的「中台禪寺」的創辦人。中台禪寺曾涉嫌利用人頭濫墾保育地、破壞國土而挨告,並遭南投縣府處罰,這些姑且不論。看看這位「我執」不破的惟覺,是何等的反台灣、反民主?何等的趨炎附勢?

二○○一年他到中國訪問,為了討好中共,公開辱罵「法輪功」;二○○○年總統大選,他公開叫罵民進黨陳水扁,說如果民進黨當選總統,台灣將「血流成河」,極盡挑撥之能事;二○○四年總統大選他又公開支持連宋,而且呼籲拒領公投票;二○一一年八月馬英九出席「中台禪寺」十週年法會,惟覺以太陽形容馬英九,拍馬屁說他是「最好」「最慈悲」的總統。同時也大讚馬英九舉債發放「消費券」有如天降甘霖,還說馬的政策讓兩岸和諧穩定…。

與證峰法師林秋梧闡揚的「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的「菩薩行」相較,站在國共兩黨強權霸政立場的惟覺,真有天淵之別!

對於這樣一位替強權霸政代言的和尚之死,我們只要哀矜勿喜即可,需要前去祭拜嗎?小英是為了化解仇恨嗎?如果惟覺只是對你小英個人有所侮辱,當然可以不記前仇,但這是大是大非,非個人恩怨;是為了討好那三萬信眾嗎?政治家豈可為了媚眾而不計是非?更何況為了討好惟覺信徒,卻傷了多少綠營民心!

曼德拉的故事顯示「化解仇恨的最佳方式是寬恕」;但小英拜惟覺,卻讓我感覺她的立場曖昧、是非不分、鄉愿十足。

記得四月七日小英也出席鄭南榕逝世紀念日,南榕的名言在我耳邊響起—「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請問小英,鄭南榕的「台灣獨立」和惟覺的「兩岸統一」,你同意哪個?你該不會說「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我兩邊都不得罪」?如此鄉愿,我很懷疑你能完成多少轉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