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何時才可唱「台灣翠青」? 2016-05-2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二○○六年我應「美南台灣人夏令營」之邀出席擔任主講人,那一場在德州奧斯汀舉辦的大會一開始,司儀宣布唱美國與台灣國歌。「星條旗」的美國國歌我當然知道,但「台灣國歌」是哪一首?當然不可能唱「中國國民黨黨歌」所代理的所謂「國歌」。我心想,會不會是我們在島內活動中經常唱的「台灣翠青」,或是「海洋的國家」?果然,在「星條旗」最後一句歌聲「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結束後,莊嚴卻又祥和的歌聲接著響起:「太平洋西南海邊,美麗島台灣翠青…」。

這首由蕭泰然教授作曲、鄭兒玉牧師作詞的「台灣翠青」,和另外一首「海洋的國家」(王明哲作曲、林永生作詞)經常在許多台派聚會中被傳唱。我們「台灣教授協會」每次開年會,都會合唱「台灣翠青」,或再加唱「海洋的國家」。許多人認為這兩首歌很適合當台灣的國歌,我頗有同感,但不要只唱福佬語(台灣閩南語),最好能再加填華語、客語、南島語歌詞,四語都唱,以示多元融合。

這幾年來蔡英文女士經常出席海外台僑的聚會,想必也經常聽到「台灣翠青」和「海洋的國家」。我不確定她在聆聽這兩首歌時是否和我同樣感動,但我確信她對這兩首歌應該不陌生。這次蔡總統的就職典禮,除了所謂「中華民國國歌」(中國國民黨黨歌)她無法拒唱之外,我本以為這兩首已經在我們海內外台灣人聚會中傳唱廿多年的歌曲會被唱出來。但是,小英總統沒有安排這兩首歌,而是唱「美麗島」。

為何不唱「台灣翠青」而唱「美麗島」?試想,「台灣翠青」歌詞中有「共和國憲法的基礎」,這和小英楬櫫的「中華民國憲政架構」如何相容?「獨立今在出頭天」的歌詞,更讓「維持中華民國現狀」的政見尷尬。

但「美麗島」不會有這種尷尬。「美麗島」的作曲者李雙澤是標準「大統派」,而原作詞者是台灣道地詩人陳秀喜,這首歌唱起來可統可獨,隨人解釋,可以看成是「中國人的美麗島」,也可以是「台灣人的美麗島」。這種解釋起來可以左右逢源、依違兩可的歌曲,很符合小英的個性(或說策略)。我們從小英新政府的組合,可以看到她這種性格與策略。尤其最需要台灣主體立場的外交,竟然可以找立足「一中」立場的藍營人士來擔任,令人瞠目。

從就職典禮唱「美麗島」而不是「台灣翠青」,可以想見台灣真正獨立建國的路途還遠。這次大選,大部分獨派團體都力挺小英,相信今後獨派對於蔡總統所有立足台灣主體立場的政策也依然會支持。不過獨派萬不可因小英的性格而鬆懈,啟蒙大眾宣揚獨立建國,更應積極推動!

何時才能在總統府唱「台灣翠青」?先停唱「中國國民黨黨歌」的「偽國歌」,再來解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