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小英總統的「百日維新」? 2016-08-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蔡英文總統就職至今正屆滿百日。「百日」就台灣民間習俗而言,可能不是好詞,但身為歷史學者,我聯想到的是中國清末康有為、梁啟超等人的「百日維新」。

小英也有「百日維新」,以通過「不當黨產條例」及廢除大中國思考的「微調」課綱為最顯著。

但是維新改革勢必受「守舊份子」和「既得利益者」的抵擋。對於守舊份子,總要有些安撫的託辭來緩和他們的反對。康有為以「托古改制」來變法,小英也以肯定「中華民國」現狀來安撫藍心。

但是既得利益者的抵擋,就很難擺平了。康梁百日維新,廢八股科舉,調整行政機構,結果讓「數百翰林,數千進士,數萬舉人,數十萬秀才,數百萬童生,全國的讀書人都覺得前功盡棄」,因此群起反對;小英的年金改革,也一樣引起十八趴的軍公教既得利益階層的抵制。人心自私,古今相同!

但是小英比起康梁幸運的是,小英擁有民主國會的過半民意為後盾,可以作為改革的動力;而康梁維新人士只能仰仗光緒皇帝的支持,一旦光緒皇帝受到慈禧、榮祿等宮廷反動勢力鬥倒,康梁只好亡命海外,戊戌六君子終而人頭落地!

但是比起康梁及戊戌六君子,小英瞠乎其後的是,小英顯然沒有像康、梁、譚嗣同等人堅確的變法理念,及「衝決網羅」的氣魄與決心。小英顯然優柔鄉愿多多了。

設想,如果一個基督教牧師在祈禱時,忽然冒出一句「阿彌陀佛」;或者佛教法師在誦經時,忽然唱出「哈利路亞」,可能會全場訝異!不同的信仰各有其不同的思想體系、邏輯系統、價值觀念。政治立場與見解何嘗不然?也應有其「一以貫之」的統整性、邏輯性,與價值取向,不該錯亂矛盾。

小英在選前強調台灣主體立場,上任卻找認同「一個中國」的人來主持外交;在選前讚揚「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上任卻找力挺服貿的藍官來拚經濟;選前楬櫫「非核家園」,內閣卻宣稱擬重啟核一廠的一號機;選前信誓旦旦要進行司法改革,上任後卻找白色恐怖時代共犯結構的人來掌司法院…,諸多矛盾做為,都讓我感覺猶如牧師唸「阿彌陀佛」、法師唱「哈利路亞」一樣突兀好笑。

出身富商家庭,一路順遂成長的小英,歷史意識薄弱,過去未曾參加過任何類型的社會運動與政治運動,沒有身臨其境體會前輩的革命情操與求變心切,更遑論具有「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譚嗣同絕命詩)的生命情調。她在勸人「謙卑再謙卑」、卻宣示與過去的民進黨切割的同時,是否真正體會到今天國民黨會下台,讓她成為一國之尊,是累積了多少仁人志士在半世紀(甚至近百年)推動民主運動的總成果?

若無歷史感、方向感與果敢,維新改革不會成功!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