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劉明新與劉明松 2016-09-12 本文刊載於民報

​劉明新與劉明松
圖/取材自民視畫面

 

「我的朋友胡適之」,這句話是以前胡適的許多熟或不熟的朋友喜歡拿來攀附胡適的話。容我也借用這句型說「我的朋友劉明新」、「我的朋友劉明松」。劉明新和劉明松兩人當然沒有胡適的聲望,也非大官巨賈,我要「攀附」他們什麼?其必曰:我要「攀附」他倆身上(一般台灣人少有)的志氣與骨氣!

先說「我的朋友劉明新」。他這次放棄十八%的優厚利息(無異「高利貸」),社會一片驚嘆!我雖感動,但不訝異。因為三十多年來,他參與各項無利可圖的社運,有民主運動、人權運動、農工運動、反核運動、環保運動…,沒有一項與私利有關。所以當我看到他放棄十八%的消息,一點都不訝異,只是又一次的感動,就如同以往在社運的行列上感受到他的堅持與熱情時一樣。記得卅六年前美麗島事件後發生林義雄家宅滅門血案,林母及雙生女「亮均」、「亭均」慘遭殺害(蠢蛋才感覺不出那是政治謀殺),劉明新老師悲痛之餘,將他甫出世的一對雙生女也取名叫「亮均」、「亭均」,於此可見其悲憫及不畏權勢的人格特質。然而,此次劉老師放棄十八%之舉,感動不了藍丁,卻有硜硜然的藍丁開始講風涼話,說他是「田僑」、「大地主」、「沽名釣譽」。這些誣蔑誹謗,我也見怪不怪。凡事都從私利出發的人,永遠不知道世上有人是懷抱天下蒼生的。那些從來沒有支持(不要說參與)過民主運動、農工運動…,只有在自己的年金面臨改革才走上街頭的人,永遠不能理解「願同弱少鬥強權」(林秋梧語)的人生意義!


劉明松。取材自民視畫面

至於「我的朋友劉明松」,正當許多餐廳搶著做中國客生意時,他的餐廳卻打出「拒絕招待中國人」的招牌。他的理由很簡單,當台灣的民主自由與獨立主權備受中國威脅時,對不起,中國人的錢我不賺!這種氣魄,在「怕死、愛錢、愛面子」的台灣人當中,還有幾人?今天中國客不來,旅遊餐館業者竟然上街怪小英沒有接受「九二共識」順從中國的「一中」,害中國客減少,壞了他們的生意。中國客不來,不正是證明中共為了政治可以隨時操控經濟嗎?連來台的遊客要多要少都可控制!中國國民黨替中共編造的神話「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破功了!靠中國客謀利的餐旅業,有膽去向習近平嗆聲,請他「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吧!寧可失去台灣主權,自己生意不能賠錢!相形之下,劉明松是何等氣魄!

話說回來,劉明松真的完全不招待中國客嗎?有一次一位中國客出現在他店裡被他發現。中國客問明松:「你不招待我嗎?」明松反問:「你反對台灣獨立嗎?」中國客答「不反對!」,明松攤開雙手笑說:「招待!歡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