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反共復國」的保全人員? 2016-10-3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讀者諸君可能不信,我在高中(台南二中)時最愛聽的課,是一位教官的課。我還記得他的大名叫傅駿教官,武漢大學畢業,文史哲造詣極深,和一般教官不同,他沒有太多反共八股口號。那時我正在迷羅素,而傅教官竟然在課堂上大談羅素,讓我正中下懷,深深共鳴。那已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

然而四十多年來,我一直為文反對教官制度,並不因為喜歡傅教官的課而認為教官制度合理。我之所以反對教官制度,正是受羅素、殷海光等自由思想的影響。其實不必談多深奧的自由主義哲學,只要有一點民主政治常識,都會質疑民主國家的學校教育怎麼會由軍人來負責?有人說,許多教官很愛護學生,不該要他們離開學校。這是把人和制度混為一談,古代也有些宦官善良仁慈,但不表示宦官制度很好。

當初在學校設置教官,目的是要透過軍訓制度在學校進行思想監控。蔣政權逃退來台的第二年,即開始研擬在高中以上學校實施軍事教育,一九五三年行政院頒布「高級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軍訓實施辦法」,由蔣經國主持的「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管軍訓工作,從軍中調派軍官進入學校擔任教官,在校內設教官室進行學生的生活管理。「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的成立,是蔣介石為了「在『反共復國』的國策方針下,要做好青年在政治思想上的工作,防止共匪滲透」,而於一九五二年成立的,隸屬國防部總政戰部。一九六○年教育部成立軍訓處接管軍訓業務,進一步規定高中軍訓成績不及格必須留級,兩次不及格得勒令退學;大專軍訓成績不及格不能畢業。可知這套以軍事教育為名的制度,本質是對校園的政治洗腦與監控。

「救國團」與軍訓制度甫成立時,我剛出生。廿年後,我已是政大教育系學生,已有民主思想的覺醒,我在《大學雜誌》發表〈個性教育往哪裡去?〉(一九七三年五月,六十四期),呼籲「教育與軍事不宜混淆」,軍人應退出學校。文章刊出,彷如「蚊子叮牛角」,反倒是惹來大過一次。到了大三我繼續發表文章,終遭勒令退學!思想管制的教育果真威猛!

兩蔣威權統治結束後,軍訓教官制度的存廢引發爭議。這套為了「反共復國」而設的洗腦機器有效嗎?看看在這套洗腦機器教育下長大的洪秀柱、馬英九之流,不但不再「反共」,反而走上親共媚共之路便可知。

當年為「反共復國」而設的教官制度,既然已經失效,在民主時代軍人總該退出學校了吧!但是歪理又來了,國民黨內的反動勢力說,現在教官已經不負責思想監控,純粹為了校園安全,沒有教官,校園安全堪慮。嗚呼,軍人的角色是負責抗敵衛國,怎麼降格到「校園安全」?莫非把教官當校警或保全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