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紀念鄭南榕先烈 2017-04-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民主國家人人有權草擬他理想的憲法。但在專制國家,草擬憲法竟然要坐牢,像中國劉曉波,即使獲諾貝爾和平獎,依然身陷黑牢,還連坐妻子;像鄭南榕,只因刊登許世楷教授的新憲法草案,就遭國民黨統治集團控以「叛亂」,最後引火自焚,以死抗爭!

南榕自焚時,統媒極力醜化,說他自殺是因精神症狀,這是以小人之心度烈士之腹。一般憂鬱症者自殺,是厭世不想活;但是烈士殉道,是基於理想的追求。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這句話正是極佳註解:「一個人不為某種目的而死,是不適宜生存的!」南榕為了他高超的理想而死,至情至性!

曾經有一位我的長輩在談起鄭南榕時說:「鄭南榕太傻了,再等個一、兩年,台灣就民主化了,這麼等不及,竟然自焚,太傻了!」我回答:「中國黃花崗之役那些革命青年也太傻了,等隔年滿清就倒了,幹嘛這麼急去搞革命犧牲自己?」滿清王朝的終焉,是多少烈士犧牲的結果;台灣能在南榕自焚的一、兩年後民主化,南榕那把烈火絕對發揮催化的作用!

一九八九年有兩件事件驚醒台灣人:一是四月七日的鄭南榕自焚(南榕出殯的五一九,又有詹益樺自焚);二是兩個月後北京爆發屠殺民主運動青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這些事件激發了台灣人的民主與獨立主張的激增。因此該年底的立委選舉,卅名「新國家連線」候選人提出「建立東方瑞士國」的主張,當選了廿名,使得原本揚言要以法律制裁的國民黨不敢出手。鄭南榕的遺孀葉菊蘭也當選立委,顯示民眾對鄭南榕的肯定。於是李登輝順應「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的潮流,終有九○年代台灣的民主化。

在威權的時代,像鄭南榕這樣的先烈們,不但沒有選擇服從,而是選擇反抗,由於他們的犧牲,才有國民黨一黨專政的終結,才有台灣的民主化。

今天我們必須體認鄭南榕精神的兩個重點:

其一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不能打折,言論自由若能打折只剩七十%、四十%,也就可變成○%。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我雖不同意你的話,但至死也要擁護你說話的權利」。兩百多年後的國民黨不但不能「至死維護言論自由」,卻讓鄭南榕用死來爭取言論自由。而今台灣已被「自由之家」列為自由國家,積分還超過美國。但是那個積分只有十五分的中國,卻想併吞九十三分的台灣。因此維護台灣獨立自主至為重要,這是南榕精神的另一重點。

建立獨立新國家,必須透過「轉型正義」來完成。從廣義而言:一、反民主、不民主的,必須民主化;二、殖民性質、外來性質的,應在地化;三、不公平的,必須公平化。以上轉型正義三原則,也是鄭南榕用生命要追求的。如果我們體認不到,不願面對,紀念鄭南榕也都枉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