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中國是不是危邦? 2017-09-2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上週我的專欄文章〈中國審判李明哲給了我們台獨的理由〉一文中說到:「這次李明哲入中國的遭遇,讓七成台灣的民主公民警覺『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有讀者質問:中國已是經濟崛起的大國,豈可說成「危邦」、「亂邦」?

這種觀念認為國家的價值在於經濟發展,而且是「大國」,他們心目中完全無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價值。這種觀點,國共兩黨皆然。過去國民黨就是以復興基地的經濟建設為由,來鎮制民主運動,實行一黨專政。這種心態也成為今天「許歷農們」背叛民主台灣,諂媚專制中國的心理因素(當然還有中華民族主義作祟)。要論建設,世界第一條高速公路是希特勒建的,但納粹德國對人類絕對是危邦、亂邦!

中國要李明哲認罪的聲明,也反映這種觀念。李明哲說他在看守所中「認識到中國的發展進步」、「認識到過去我的思想跟接受到的資訊是錯誤的」。異哉!來到新聞管制、資訊單元的中國,才發現過去在資訊自由社會所接受的資訊是「錯誤」的?這不是笑話嗎?中國要求李明哲念這種稿子,猶謂之「文明審判」,也未免太不文明了!殊不知民主人權才是文明國家的根基。在尊重人權的民主國家,人民即使對事情認識錯誤、講錯話,也不會有罪。

百年前孫文在《民權初步》自序就曾這樣說:「在滿清之世,集會有禁,文字成獄,偶語棄市,人民之集會自由、出版自由、思想自由,皆已削奪淨盡,至兩百六十餘年之久,種族不至滅絕,亦云幸矣!豈復能期其人心固結,群力發揚耶?」可知沒有自由人權,就不能成其大國。看看今天號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比滿清進步多少?連草擬憲法的劉曉波都要關到癌逝,全然無視於「諾貝爾和平獎」的尊榮。誠如陳芳明教授所言:「中國現在號稱經濟大國,但如果就人權來看,是侏儒!」這種「人民之集會自由、出版自由、思想自由,皆已削奪淨盡」的國家,不是「危邦」,是什麼?

再說所謂「經濟大國」,現在中國內部的貧富懸殊已居世界之冠。北京大學一份調查報告指出,一%的家庭占有全國三十三%的財產;底端二十五%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一%左右。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警告,中國貧富差距過大的現象嚴重,基尼係數(判斷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超過○.六,接近社會動亂。

中國社會不平等趨勢擴大,因此上訪、抗爭事件迭起,一年上萬起,甚至遭武警開槍射殺。但新聞遭封鎖,社會自然就「不亂」了?哪有「危邦」?至於上萬台商被他們羅織關在獄中,台商受害的官司無一件勝訴,只要國共兩黨視若無睹、置若罔聞,又何「危邦」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