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文及懷人
  • 序《多桑的世代》 2015-11-22

 


摯友盧世祥兄寄來《多桑的世代》的書稿,囑我寫序,我雖然剛剛動了一次手術從醫院出來,仍迫不及待先睹為快。拜讀完之後心想,寫序誠然惶恐,但不寫實在可惜。惶恐的是,世祥兄是台灣媒體界、文化界的知名前輩,我的輩份與分量豈敢為之作序?但是不寫實在可惜的理由是,正因為他不僅是知名前輩,而且這實在是一本有血肉、有靈性的好書,我有幸寫序可以增加我不少光彩,也是術後一大樂事!何樂不為?

世祥兄是資深的媒體前輩,我則是歷史研究者。新聞記者與歷史學者在性質上有著很微妙的異同關係。相同的是,兩者都在記錄現象、分析事情、論述人物;不同的是,新聞記者所記錄和分析的,是當下的時事,歷史學者研究的對象則是過往的事情。不過,拜讀世祥兄全書,我發現他兩者兼而有之,不僅有記者的銳利,也有史家的靈敏,讓現代與過去對話。

全書以六個人物為取樣,來書寫他們的生命史,包括:民主及獨立運動先知彭明敏、獲頒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李遠哲、帶領台灣度過金融危機的金融銀行家許遠東、把一家糕餅店經營成台灣食品業巨擘的高騰蛟、當過「台灣人日本兵」的資深媒體人游禮毅,以及世祥的令堂大人謝氷治。六個人所處領域互異,但他們都是歷經兩個時代的人物。透過這六位不同領域人物的「微觀」(micro)歷史,交織組合,可以讓我們看到「宏觀」(macro)的台灣近現代史。

我和世祥兄都是戰後出生的一代。書中人物則是高我們一代的父執輩,他們從日本殖民統治時代,歷經戰火,到戰後國民黨的統治,親歷過二二八、白色恐怖、到台灣的經濟發展,與民主化…。六個人都與世祥兄有過個人的互動,世祥兄透過親自的訪談記錄(記者的筆),再佐以史料(史家的筆),交織成這本具有「史料意義」與「報導價值」的著作。

史家A.L.Rowse說過:「閱讀傳記是最便捷的方法,可以學到許多歷史。」我們從本書的六位人物的介紹,可以看到許多台灣的歷史,包括、台灣的政治史、經濟史、社會史、文化史,乃至於精神史。尤其可以看到前後兩個外來政權的迥異。

固然透過人物可以瞭解歷史,但許多人往往誤以為必須是「功業彪炳」的「偉人」才有歷史可言,那是傳統史觀的偏狹。例如以前Thomas Carlyle認為歷史是少數大人物創造的,沒有那些大人物,就沒有歷史,這是「英雄史觀」。羅馬的凱撒大帝、亞歷山大大帝;英國的維多利亞女王、邱吉爾;法國的路易十四、拿破崙;德國的威廉二世、希特勒;俄國的亞力山大一世、列寧…,固然都有汗牛充棟的歷史紀錄。不過離開他們的身影,歷史依然豐富。民主主義興起之後,史家逐漸將注意力從大人物身上轉移到大人物以下的各種人物身上。而且人物的研究已經不限定政治人物,其他如企業家、教育家、藝術家、宗教家…,都是研究的對象。誠如史家Carl Becker說的:「人人都是史學家」。因為 每個人都生活在他的時代裡,每個人的生活經驗,都可以反映時代的發展與變貌。在歷史學的研究過程中,有豐富紮實的微觀的資料做根底,才能成就宏觀的歷史解釋,以免流於空泛不實。從本書各種不同領域人物的組合,正可以看出來。尤其世祥兄願意以自己的「非名人」的母親為取樣,來書寫她的生命史,是最好的說明,那麼生動感人,又具有豐富的史料價值。

我在病中能先賭本書,無法形容內心的忻然與感動。病雖未痊愈,應該也好一半了! 


李筱峰2015.9.3.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