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隻豬的自述—中秋烤肉的狂想 2014-09-0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是一隻豬,我和我的同伴們最近個個都患了憂鬱症,因為中秋節到了,人們又要烤肉了(台灣人不知道何時流行起烤肉,好像是從一家醬油公司打廣告鼓吹烤肉開始)!我們都提心弔膽隨時會被抓出去屠宰,供應台灣人烤肉的需要。

不知道我們到底犯了什麼原罪,我們每個人,不,我們每隻豬,一出生就當了死刑犯,除非病死,否則我們最後都要被處決!

我們的罪名大概就叫「畜牲」吧!人們認為畜牲就是要給人吃的,只有極少數人不會殺我們,像蕭伯納說「動物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去吃我的朋友」,能把我們當朋友的人太少了,我們是他們心目中「沒有意識、沒有靈魂」的畜牲,畜牲就是要給人吃的。

但是成為畜牲,又不是我們能選擇、決定的。就像成為一個人,也不是他自己決定的,那是他們幸運。我不知道有幸成為人,是不是就可以對我們生為畜牲的不幸者,進行虐待與屠殺?

我很感謝有一位葉力森教授在臉書為我們呼號:「每個時刻都有數不清的動物,因為我們的貪婪、無知和『需求』,正忍受著你想也想不到的痛苦。這些不會說話的小東西,可能是一隻在街頭徬徨,絕望中找尋主人的流浪狗;可能是為了我們一頓小確幸的優雅午餐,在鮮血與尖叫中驚恐地等待死亡的牛羊或豬,…生命的痛苦與瀕臨死亡的驚悸,在牠們小小的腦袋中,永遠沒有合理的解答。人們加諸於牠們的殘虐與痛苦,實在無法計量。」

當然以同理心尊重我們的,像達文西、富蘭克林、林肯、梭羅、托爾斯泰、康德、雪萊、愛迪生、愛因斯坦、甘地、史懷哲、珍古德、以薩辛格、翁山蘇姬、李察吉爾…,他們都很疼惜我們,不願吃我們,我們由衷感激。

然而,這些不願殺生的人,常常受到愛吃肉的人的揶揄,說「植物也有生命,吃植物也是殺生」,嗚呼!我豬腦袋也知道植物不是動物,孟子聽到我們死前的哀號,感慨說「聞其聲,不忍食其肉」,他該不會對吃蔬果的人也這麼說吧?除非他瘋了!

揶揄者又說,現在屠宰方式已改為電宰,沒有痛苦了。感恩喔!但是幾乎我們每隻豬要被賣去屠宰前,都被灌水灌得死去活來,該不會灌水也用電灌的?

我們除了最後被屠殺之外,我們的名號也常被用來罵人。例如罵身材高大的候選人叫「神豬」、形容不靈光的領導人叫「蠢豬」、叫唯利是圖的議員「豬仔議員」…,這都是對我們的侮辱!我們純潔不善政爭,為何人類的劣質都要投射到我們身上?尤其當「神豬」,豈是我們所願?人們為了「敬神」,為了比賽,把我們餵養成龐然大物,再宰殺挖空內臟,將我們的屍體攤在架上,還咬個橘子!說這是在敬神?神啊!您在哪裡?我們祈求您的拯救,讓佛陀「眾生平等」的慈懷,深入人心!讓人們愚蠢的迷信不再建立在我們的痛苦上!

*讀者回應*

回應〈一隻豬的自述〉

(2014-09-08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 倪銘均

李筱峰教授文章《一隻豬的自述》,看了心有戚戚。

今天中秋節,許多地方都在烤肉,家人團聚賞月,很多動物卻淪為刀下亡魂。

有人說「最厲害的武器,就是桌上的刀叉」,刀叉殺害的生命,超越了槍砲彈藥。

聯合國糧農組織二○○四年統計,每年總共有五二○億隻家禽家畜被宰殺,換算每分鐘九.九萬隻動物被宰殺,如果加上魚類和海洋動物,這個數字會更驚人。颱風地震奪走人命,我們抱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但是為了自己的口欲,我們卻讓許多生命血肉模糊。北宋遵式法師說「若欲食眾生,先試割身肉。」己所不欲,為何施於人?

《和平飲食》作者塔托博士表示:「一旦從每日飲食中除去了暴力,我們就能增加修復紛爭的能力,並且做為孩子慈悲的典範。」試想,動物也會貪生怕死,當牠們被屠殺或許都帶著怨氣,吃下這麼多怨氣,還容易吸引福氣嗎?

況且,動物也有母愛。大象會聚在死掉的象寶寶旁邊,甚至一年後還會回到同一地點;南極企鵝帶食物回家,可以在數百萬隻企鵝裡找到自己的寶寶。我們如何忍心吃下動物的父母與小孩呢?

另外,環保署二○○五年做了一項大型調查:「吃越多大型魚類者,頭髮中汞含量越高,多吃魚者(平均值3.68mg/kg)為不吃魚者(0.55mg/kg)之六倍。葷食者(2.54mg/kg),高於素食者(0.32mg/kg)更達到八倍。」以這次餿水油混豬油的事件來說,更證明素食者之相對安全。

再從環保來看,畜牧業製造的溫室氣體超越交通運輸還有工業,加上水污染、土地污染以及空氣污染,對地球傷害很大。

所以,為了自己的健康、動物的健康,還有地球的健康,希望大家能夠多素食少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