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燦爛的星辰】8月16日 樂信·瓦旦 2021-08-16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光復台灣也應該光復我們的故鄉,否則光復祖國之喜何在?」

–樂信·瓦旦

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出生於1899年的今天,屬泰雅族賽考列克族原住民,是第一批接受日本新式高等教育的原住民,1921年自台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今台大醫學院)畢業後,隨即回山區部落服務,先後在大溪郡控溪、高岡、角板山、象鼻、尖石等地擔任公醫,負責山地部落的醫衛工作。成為部落的領導階層和意見領袖,他經常出面協調化解部落間的衝突。

此外,他亦十分關注原住民與日本當局關係的轉變,他認知到日本統治台灣的根基已經非常穩固,一旦原住民再發動暴虎馮河的抗日行動,無異是以卵擊石,所以出面勸阻自己的部落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因此受到日本當局的倚重。

1945年,樂信‧瓦旦更被聘為台灣總督府評議員,是原住民族最具聲望的菁英。

二戰後,樂信‧瓦旦取了漢名「林瑞昌」。他憧憬著新來的國民黨政府能比日本人善待原住民。誠如前引的他那句話「光復台灣也應該光復我們的故鄉」。

然而台灣人在熱烈歡迎國民政府之後,由期望而失望,由失望而絕望,終於在一年四個月後爆發二二八事件,引來一場屠殺。阿里山的高一生、湯守仁也發動鄒族青年參與抗暴行動。但是樂信·瓦旦仍採穩健態度,勸他的泰雅族同胞要千萬隱忍,不要做無謂的犧牲。因此,他還得到國民黨當局的表揚。

二二八事件後,樂信‧瓦旦順勢向國民政府提出要求,希望歸還日本政府侵占的原住民土地,但沒有得到當局正面回應。樂信‧瓦旦沒有氣餒,反而更積極地改走議會路線,1949年11月,樂信‧瓦旦當選省參議員,是當時唯一的一名原住民代表。兩年後,又再度當選第一屆省議員。在省議會裡,他大聲疾呼:

「確立山地行政的目標,在將山胞的經濟和文化進化到與平地同胞同樣的水準,為了達到此目標,政府必須有堅決的態度,組織一個山地行政設計委員會,樹立山地行政二十年計畫,若能施之以適當育,二十年後受國家新育的人才,便可掌握山地社會的樞紐。」

他希望政府能增加原住民參政的機會,多多培養原住民人才。這樣有罪嗎?

他正視原住民經濟的困境,有效率地提高山地行政,這樣有罪嗎?

1951年,樂信‧瓦旦與鄒族領袖高一生、湯守仁等人突遭國民黨當局誘捕,他們被誣指欲籌組「高砂民族自治會」,鼓吹原住民爭取自治,被處以「叛亂罪」。

1954年4月17日,55歲的樂信‧瓦旦,與高一生、湯守仁等6名原住民菁英被槍決!

敗逃來台才兩年的外來政權,指控居住台灣千年以上的原住民族的領袖「叛亂」,這是何等荒謬、無理?今天號稱泰雅族而心向中國的原民立委高金素梅,妳可曾體會過這段令人裂心泣血的歷史?

2000年,卸下總統職務的李登輝,親自登門拜訪了樂信‧瓦旦的家屬,對這一位在五十幾年前為原住民權益奮鬥而犧牲的原住民精英,表達崇高的敬意與肯定。

【照片說明】

左:總督府醫專畢業的樂信瓦旦

右上:擔任公醫的樂信瓦旦

右中:正在替族人診療的樂信瓦旦

右下:省參議會參議員合影(第3排右2為樂信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