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燦爛的星辰】8月19日張深切 2021-08-19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監獄於我是很好的學校,我在這裡得到了許多教育,體會了許多事理。」–張深切

 

台灣的作家、編劇張深切,出生於1904年的今天,南投草屯人。

幼年進漢學書房讀書,啟蒙師爲洪月樵。在公學校時,因為講台語遭老師斥責,他頂撞老師遭退學。隨林獻堂赴日本東京,進入傳通院礫川小學校五年級就讀。

1919進豐山中學,之後輾轉進青山學院,沒讀完,於1923年底赴上海。1924年與范本梁、彭華英、洪輯洽等人舉行「國恥紀念日」演講會,抨擊臺灣總督府政治。

張深切再轉往廣州,於1927年3月與林文騰、郭德欽、張月澄等組成「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5月返臺,因受台中一中學潮牽連,遭日警逮捕,日政當局開始檢舉「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的會員。四月,被判刑2年,至1930年10月出獄。

30歲的張深切,正因「殊難忍看河山沉淪」,而投入中國(他心目中的「祖國」)的懷抱,把希望寄託在「祖國」身上。天真的張深切認為台灣同胞的希望「只在祖國的復興,祖國一亡,我們不但阻遏不了皇民化,我們自己也會被新皇民消滅的」。

1932年他再赴上海。進入山田純三郎所辦的《江南正報社》工作,負責副刊主編與時事評論。《江南正報社》於1933年停刊。張深切返臺進入、《東亞新報》社工作。

張深切志在文藝及戲劇,1934年5月組成「台灣文藝聯盟」,任委員長。十一月出刊「台灣文藝」。

1938年張深切赴北平(北京),在北平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任教並兼訓育主任。也在國立新民學校教授日語。隔年在北平創辦、《中國文藝》,擔任主編兼發行人。同時出任台人旅平同鄉會會長。1940年辭《中國文藝》編務,暫時返台。隔年又赴北京,任職新民印書館。

張深切所到的中國,雖然是日本的勢力範圍,但他的反日言行引起日本特務注意,四月曾遭日本特工拘捕,旋獲釋。

二戰之後,張深切返台,因台中師範學校校長洪炎秋的邀攬,擔任台中師範教務主任。

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這位被形容為「徹底民族主義者」的張深切竟然被指為「奸黨」,逼得他只好躲匿到南投中寮的山區避禍。二二八事後,他對政治失去興趣,但是仍對影劇保持熱情。1957年組成藝林電影公司,自編自導「邱罔舍」,獲得第一屆影展最佳故事金馬獎。

張深切出版的重要作品有《我與我的思想》、《獄中記》、《台灣獨立革命運動史略》(此處所謂的「台灣獨立」與今日不同)、《遍地紅》(描寫霧社事件的劇本)、《里程碑–黑色的太陽》(這是他的自傳)。

1965年11月張深切病逝臺中。

綜觀張深切一生,吾友黃英哲教授有這樣的評述:「張深切,他可說是台灣日治時期「祖國派」人士的一個典型,在飛揚的青年時期,將心血精力投置於他心目中的祖國,參加祖國革命,日夜企盼台灣的光復,而等到台灣真正光復,竟無其地位,得到的却是逃亡與歸隱。他也許就是日治時期「祖國派」人士的最佳寫照。」

在日治時代心懷「祖國」,卻在「祖國」來臨之後被「祖國」指為「奸黨」,不得不逃命。張深切的歷史,足夠台灣人深切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