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有互相了解,才能化解對立和衝突 2021-10-10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以下摘錄自李筱峰回憶錄《小瘋人生》)

有一次,有 一家電視新聞節目採訪我有關二二八的話題,才一分半鐘的新聞報導,我的談話 時間大約只有 30 秒。隔天我到學校(世新)上課。正準備去教室上課之前,我接到一位觀眾打電話來。

「你就是李筱峰!我問你,二二八事件時,你出生了嗎?」是一為操外省口音的伯伯。

我答:「還沒出生。」

「二二八事件時,你還沒出生,你怎麼知道二二八的事情?」對方口氣不好。

「漢朝的時候,我也還未出生,我也知道漢朝的事情。」我笑笑回答。

對方抓狂了:「你這個王八蛋,你昨天在電視上胡說八道什麼?」

「我怎麼胡說八道?你請說說看。」

「你光說外省軍隊殺台灣人,你不知道台灣人也有殺外省人嗎?」

「我當然知道。」

「你知道,怎麼不說?」

「我有說啊!」

「你有說?昨天新聞怎麼沒看到你講?」

「那你要問電視台編輯,為何把我那一段話切掉?」

他更加咆哮了:「你這個王八蛋!兔崽子!我要把你宰了!」

「真的嗎?太好了!我正活得不耐煩,你就快來把我宰了吧!我等一下就在 101 教室上課。」

「喀喳!」他氣得掛斷電話。

接完電話,我到教室上課,把剛才接電話的內容告訴學生,並且說:「等一 下如果真有人要來殺我,同學們要閃開一點,不要掃到風颱尾。現在要釀成二二 八大屠殺是不太可能了。」同學們哈哈笑。我順便機會教育,就以剛才的電話對話內容為教材,進行歷史學的討論與分 析。並且要同學對於這樣打電話來抗議我的人要有「同情的理解」(Sympathetic understanding)。他絕對不是壞人,他也許充滿著「正義感」,只是對歷史,對我,不了解,在黨國教育的體系中沒有走出來。就像義和團,只是眼光受限,愚昧無知的人不一定是壞人。我們不須與之對立,只有互相了解,才能化解對立和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