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瘋人生》的第一天 2022-03-06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1952年3月6日,我出生在台灣台南麻豆。

歷史上,和我同樣在3月6日出生的人物,就我所知有:哥倫比亞文學家、記者和社會運動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百年孤寂》的作者賈西亞.馬奎斯,出生於1927年3月6日;英國維多利雅時代的著名詩人伊麗莎白.伯朗寧(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出生於1806年的3月6日;還有一位更精彩的人物,「文藝復興三傑」之一,集雕刻家、畫家、建築師、詩人…於一身的大天才米開蘭基羅,出生於1475年3月6日。

我有幸和這些天才們同一天生日。不過,套句李敖的話,他們的天才是天生的,而我的「天才」是媽媽生的。

然而,3月6日也有不幸的悲劇發生,那就是在我出生前5年(1947年)爆發的二二八事件中,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的部隊於3月6日進行一場「高雄大屠殺」!有朋友說我是那場屠殺下的冤魂來投胎轉世的?我當然不相信這種鬼話。

不過,不論「天才」或是「屠夫」,都與我無關。我無從選擇地出生在那個時代。

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

那是二次大戰終戰,日本結束在台殖民統治(所謂「台灣光復」)的7年後;

是二二八事件的5年後;是台灣開始軍事戒嚴的3年後;

也是中國國民黨政權從中國敗退來台的3年後;

是韓戰爆發的兩年後;也是中共入侵「西藏」(應稱「圖博」),屠殺藏人的兩年後;

是盟國與日本在舊金山簽訂和約的隔年;是舊金山對日和約生效、「中日和約」(台北和約)簽字的52天前;

而且就在我出生的隔天,特務情報頭子的蔣經國,一夜逮捕近四百名無辜的人。

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出生在那個難以言狀的時代。

(以上文字摘錄自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