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炯炯的校長和他的兒子 2022-05-26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目光炯炯的校長和他的兒子〉

(摘錄自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

(台南二中)開學第一天,當時的校長李昇,召集全校新生一一點名。我記得是在大禮堂,高一新生一班一班輪流進入禮堂接受李校長點名。

他拿著名簿親自唱名,每位被唱到名字的同學,就起立喊「有」。李校長目光炯炯有神盯著起立的同學看,大約停留三、四秒鐘的時間,這三、四秒鐘的時間,校長與同學兩人四隻眼睛互相對看,這種經驗我過去未曾有過,很令我印象深刻。經過「對看」後, 校長才點點頭對同學說「請坐」。李校長雖然沒有笑容,但他的神情充滿著對你的期望。

李昇校長只當我一年高一時的校長,一年後就調到台南一中去了。

現在回憶李校長點名的那一幕,很想知道當年李校長在家裡是用什麼方式教育小孩,可以教出兩名著名的導演李安、李崗。

後來我與李崗也有一面之緣,他稱我「學長」,我問:「您怎麼稱我學長?不敢當!」,他說他也是台南二中畢業,低我好幾屆。我告訴李崗:「令尊是我高一時的校長。」,他說:「我知道」。李崗說他爸爸其實很嚴格,原本並不贊成他們拍電影,但是後來兄弟都走上電影之路。

李崗拍攝霧峰林家的故事《阿罩霧風雲》時,曾經電話向我諮詢,口氣極為 客氣,僅此,就在片尾把我列入顧問名單致謝。他後來拍攝描寫台灣第一位飛行 員謝文達的紀錄片《尋找1920》,試片時還邀請我去看。我對於他表白「找到自己」,要「拍台灣人的故事」深為感動。他接受訪問時說「全世界好像沒有比台 灣人更不了解自己歷史的」,「為什麼我們對文化對歷史這麼無知?因為我們對歷史都是從政黨的概念來的。那是簡化的,以偏概全的。」李崗說,「我們不只要從台灣看世界,也要從世界看台灣。」這些話,現在的我,聽得極為感動、贊同。 但是剛進入台南二中的我,並沒有這樣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