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常態的民主國家 2022-10-27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進入1990年代之後台灣逐漸民主化,舉世肯定。但是台灣與世界上一般正常的民主國家有一極大差異,那就是一般民主國家的國民的「國家認同」都是一致的,但是台灣內部的國家認同卻很歧異。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不論執政黨或在野黨,其國家認同也都是一致的。美國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都認同自己是美國人,儘管他們很多人祖先來自英國,但沒有人會說自己是英國人。他們的政黨也不會以英國為名叫「大不列顛民主黨」或「英國共和黨」。但是台灣卻異乎一般民主國家,綠營的政黨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至於國名各有主張,民進黨接受當前國名叫「中華民國」);藍營政黨卻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黨名還以「中國」為名,如中國國民黨、中華統一促進黨等。

不同政黨竟然有不同的國家認同,這是民主國家中絕無僅有的現象。尤其在兩蔣之後,中國國民黨基於「中華民族主義」的共同立場,國共兩黨開始合流,其他藍營政黨如新黨、統促黨甚至更「中國」(稱之紅色政黨並不為過)。偏偏中國是舉世皆知的極權專制之國,國共合流、紅藍一體的結果,勢必讓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備受威脅。

因此,台灣雖是民主國家,台灣雖然有民主國家必備的選舉,但是台灣的選舉卻異乎一般實行政黨政治的民主國家。一般正常民主國家實行的政黨政治,是在比較政策的不同,路線的差異,選民是在其間做選擇。但是台灣的選民卻還有高層次的思考,那就是國家地位、意識形態、與自由人權能否確保。綠營擔心民主台灣會被中共「統一」;藍營選民則擔心黨國不再(因此不論黨提名的候選人是草包、痞子、酒鬼、賭棍、無賴、騙子...,都照投無誤)。

由於異乎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台灣的選舉便具有以下特殊的意涵:

它意味著認同台灣的人,與認同中國的人之間的對決。也可以說是本土政黨與外來政黨之間的對決。

從民主化的歷程看,又意味著過去從事民主運動的力量,與過去反民主的蔣家政權的遺形體之間的對決。

從教育觀點來說,則是擺脫國民黨的黨化教育的人,與仍浸漬在過去「黨國」教育的意識形態下的人之間的對決。

如果從跟中國北京當局的關係來看,台灣的選舉,又意味著中國當局不中意的政黨,與中國當局中意的政黨之間的對抗。全世界找不到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會配合外在敵人,受到境外敵人的支持。

敵人的威脅,與「內鬼通外鬼」的裡應外合,成為一項影響選情的變數,這又是台灣與一般民主國家最大不同之處。

台灣民主化之後,帶動本土化、在地化,也使得認同台灣的人民日漸增多。根據2021年6月政大選研之友協會的民調,有關「台灣人中國人」的認同比例,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有60.6%,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佔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佔2.5%。隨然「台灣認同」比例最高,但是距離常態民主國家還有一大段距離。民主國家固然是多元開放社會,但是多元價值是指一般生活上的多元,在國家認同上面都是一致的,沒有一個民主國家的國民的國家認同是多元的。美國人沒有人會說他是英國人,或說他是「美國人也是英國人」,這樣會笑死人。但是這種笑死人的現象卻出現在台灣。

(以上文字節錄自李筱峰回憶錄《小瘋人生》下冊第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