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共合流之必然 2022-11-08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蔣萬安在辯論時最可笑的一句話是,罵民進黨「綠共一家親」,這不僅是對國共歷史發展的無知,簡直是無賴!

我摘錄以下一段我的文章,請蔣萬安好好讀:

〈國、共合流之必然〉

藍營政客從過去兩蔣時代的反共,到蔣氏死後開始背叛兩蔣的政策,這種改變,除了充滿著見風轉舵的投機性格之外,還有一種結構性的意識形態存在,有以致之。易言之,國、共兩黨有著必然合流的因素在。

一個過去發誓要「消滅共匪」的集團,為何可以演變成「聯共制台」呢?

兩蔣時代的反共,是以「中華民族主義」為基礎,而不是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由於中共在建黨及建國的過程中﹐受助於蘇聯俄共甚多,因此中共便成為蔣政權宣傳下的「出賣民族的罪人」、「甘做蘇俄帝國主義之鷹犬的漢奸」。這是中國國民黨政權退守台灣之後的「反共抗俄」基本國策的背景。這個以中華民族主義(並配合蔣氏個人英雄主義)為本質的政權,是政治學上典型的法西斯政權。在「中華民族主義」的高帽子下,台獨主張者也順理成章和「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一樣,被國民黨打成「共匪的同路人」。

然而自1960年代中期以後,中蘇關係開始降溫,至1969年終於在中俄邊界爆發武裝衝突的珍寶島事件。隨後,在新疆鐵列克欽地區,中蘇兩國發生了更大的武裝衝突。此後,蘇聯軍方一度製訂對中國實施核攻擊計劃。中共也表現出日漸濃厚的中國民族主義色彩。從此,國民黨辱罵中共是「出賣民族的罪人」的話,已經不攻自破了。吊詭的是,過去標榜「工人無祖國」、被國民黨罵成「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今天正好拿著「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來對台統戰;而過去罵台獨是「共匪同路人」的中國國民黨,卻在「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之下,成為真正「共匪的同路人」,一起要聯合對付台灣的獨立自主了!

有人說,右翼的法西斯,與左翼的共產黨,只是一線之隔。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共同點在於他們都是專制主義,都是反民主的。過去死對頭的國共兩黨,今天可以站在一起來反對台獨,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拿「中華民族主義」做理由的國民黨,基本上是反民主自由的,因此在白色恐怖統治時代,他們對民主運動百般壓制,直到連戰選輸總統跑到英國演講時,還在否定台灣的民主政治,反駁英國人對台灣民主成果的讚揚,而他們對於中共的專制,則網開一面,不再稍嗆半聲。

而中共這方,隨著所謂改革開放之後,他們標榜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也逐漸瓦解了,如今他們不到0.5%的家庭,卻擁有全中國60%以上的財富,這是哪門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退色之後的中共,剩下的就和不再反共的中國國民黨一樣,都共用著一條「中華民族主義」的方程式。這套「中華民族主義」正是國共兩黨的歷史包袱,也是他們合流對付民主台灣的基因。可悲的是,許多台灣人民深受這套「中華民族主義」政治迷思的洗腦,至今仍昏睡不醒。這個「中華民族主義」政治迷思,猶如迷魂藥讓一些台灣人昏睡不醒,寧願放棄民主自由也不可獨立自主,成為佛洛姆(Erich Fromm)所說的「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的心理背景。

1970年代國民黨的反共標語,現在不敢喊了。

想起當年國民黨編造「南海血書」的小說,來宣傳警惕人民要反共(詳見第10章),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還談話呼籲:「大陸的淪陷、越南的淪亡,都是我們記憶猶新。今天我們不能做一個爲自由奮戰的鬥士,明天就會淪為海上漂流的難民!」。我又想起國民黨當年的口號「反共絕無妥協,奮鬥才能自由」,這些口號他們現在嚇得不敢再喊,反而由台灣的本土政團在奮鬥實行。

中國共產黨創黨一百年時,國民黨等藍營政客爭相去電祝賀。連戰賀詞:「中華兒女合力為我民族之事業再造新猷」;洪秀柱賀詞:「共築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宋楚瑜賀詞:「中國共產黨艱苦卓絕,奮鬥不懈,重振華夏,以人民福祉為先」。這些人以前發誓要消滅共匪,現在媚共肉麻至此。如果蔣介石再世,保證下令:「速即槍決可也!」,恐怕全黨當槍斃光了!

既然現在國共已經哥倆好了,建議中國國民黨遷黨回祖國去發展如何?回去和中國共產黨「合力重振華夏,共築國家富強,為民族再造新猷」如何?他們當然不能,也不敢!則他們要重振的「華夏」,要共築的「國家」又是什麼?

(以上文字摘錄自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